分類: 軍事小說


引人入胜的小說 花豹突擊隊 起點-第五千六百八十二章 鄒濤負傷分享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漆黑的岩石下,风刀一把将敌人的尸体从岩石下甩出,跟着就在岩石下迅速向侧面岩石下扑出,他右手抓住枪管的手枪,也在翻滚中突然在他手心飞快转动了一下。
风刀张开的手掌,在瞬间就握住了缴获的手枪枪把,左手也同时拉动了枪栓,他右手的手枪跟着向上扬起,他对着前方冲来的一个人影,“啪啪啪”连续扣动了三下扳机。
在这种危急时刻,他根本就来不及拔出自己身上配备的其它武器,所以他直接调转缴获的手枪枪口,对着前面的黑影就扣动了扳机。
风刀的动作极快,在前面黑影枪口喷出的急促火光中,从岩石下扑出就扬手扣动了扳机。对方在前面突然起来的枪声中,手中的突击步枪猛地向上扬起,一串子弹呼啸着向昏暗的夜空中飞去。这小子跟着两手摊开、仰面倒在身后的漆黑的岩石上。
刚才,风刀已经从身前敌人的吼声中意识到,侧面一定还隐藏着另外的敌人!虽然他听不懂敌人在临死前发出的吼声,可他明白,身前这小子肯定是在向同伙呼叫紧急支援!否则这小子不会在临死前,下意识的向侧面山间望去。
风刀意识到危险,他在生死毫厘间,甩出飞刀击毙眼前的敌人,跟着就抓住这小子的胸口大力向上甩去。
风刀的作战经验极为丰富,知道周围隐藏的敌人,肯定会从同伴的惨叫声中明白,同伴已经遇险。周围隐藏的敌人一定会以为,跟着从岩石下钻出的黑影就是击毙同伴的对手。
果然,侧面隐藏的敌人听到同伴的惨呼声,冲过来看到岩石下飞起的黑影,这小子确实以为这是对手击毙同伴后从岩石下窜出,所以前面这小子毫不犹豫,对着飞出的黑影就扣动了扳机。
风刀自下而上击出的手枪子弹,准确的击在十几米外冲来的小子胸口和脸上,对方仰面向后倒去,当场被风刀的手枪子弹击毙。
风刀击毙身前两个敌人,跟着就扔掉手中缴获的手枪,右手飞快的抽出一颗手榴弹大力向前甩去。
他随即扭身就向后面岩石下翻滚了出去,他翻滚到刚才隐身的岩石下,右手一把抄起了自己的突击步枪,左手飞快的插上一支新弹匣,他跟着扬起右手拉动了枪栓。
“轰”,一声爆炸声跟着从前面一块岩石上响起,爆起的火焰中,风刀迅速从岩石下探出枪口向周围瞄去。
撿 寶
右侧昏暗的山间,正闪烁着一道道枪口喷出的火光,一团团爆炸的火光此起彼伏的向上升起,几个人影正在爆起的火光中,起起伏伏的向前面昏暗的山间跑去。
风刀看到前面山间的火光,知道成儒他们正与前面山间的敌人展开激战,他跟着扭头向侧面望去。一条黑影正左手提着一支突击步枪,弯着腰踉跄着向自己这边跑来。
风刀大惊!他一眼就看出这是邹涛,这位邹大队长已经负伤!就在这时,一串子弹呼啸着向自己这边山间飞来!“嗖嗖嗖”的子弹破空声,呼啸着从他和邹涛身边飞过,周围的漆黑的岩石上,被密集的子弹击起了一片尘雾。
风刀猛地站起,趴在岩石上就对着前面的火光迅速扣动了扳机。“哒哒哒”、“哒哒哒”,一串子弹呼啸着向前面山间飞去。
他同时对着侧面的邹涛大声吼道:“邹大队,隐蔽!”他跟着又抓住肩头的一颗手榴弹,大力向前面山间甩出。
前面爆起的火光中,风刀扭身就向侧面的岩石下冲去,他跟着双脚使劲一蹬,身子斜着将趴在岩石上,正单手举起突击步枪的邹涛扑到岩石下。
“轰”一声震耳的爆炸声,同时从两人身前的岩石上炸响,敌人的一颗枪榴弹准确的击中邹涛身前的岩石上。
坚硬的岩石在爆炸声中剧烈晃动了一下,一片火光夹带着一块块被炸起的石块,呼啸着向空中飞起。
风刀死死的将邹涛压在身下,无数的碎石和尘雾跟着就“哗啦啦”的从空中倾泻而下!耀眼的火光一闪而逝。
空中的碎石刚落下,风刀就在昏暗中使劲摇晃了一下身子,他抖掉落在身上的碎石,跟着就从邹涛身上翻滚到岩石下。
他蹲在岩石下,一把将邹涛从岩石下拽起,他神色紧张的看着邹涛低声叫道:“邹大队、邹大队!”
风刀心中已经明白,邹涛肯定是在已经负伤的情况下,拼死掩护着自己冲到了前面,同时开枪吸引了前面隐藏敌人的注意力。否则,他风刀根本就不可能在敌人的枪口下冲到前面。
羽化入寂
神魔养殖场 小说
风刀的喊声中,满脸尘土的邹涛使劲摇晃了一下脑袋,他跟着睁开眼睛,看着风刀低声回答道:“没事,右臂被子弹击中,还挂不了呢!”说着,他跟着就要重新趴在岩石上。
风刀一把抓住邹涛,眼睛一边向邹涛耷拉在身侧的右臂望去,一边放下突击步枪飞快的取出急救包,跟着从中取出药粉,迅速撒在邹涛手臂的伤口上。
他随即用绷带紧紧将邹涛的伤臂缠绕了几周,他跟着低声说道:“邹大队,你已经负伤,立即退出战斗!”
昏暗中,邹涛推开风刀抓着自己手臂的右手暴怒的吼道:“让开,老子还没到丧失战斗力的时候。走,干掉前面的兔崽子,支援豹头!”说着,他左手提着突击步枪从岩石下钻出了出去。
蠻荒
漫雨 小說
风刀听到邹涛的吼声,知道这位西南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已经被前面的敌人激怒,此时他根本就无法劝阻这位大队长退出战斗。
风刀一声没吭,拉动枪栓就从岩石另一侧冲了出去。就在这时,两人身后的山间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一片片子弹呼啸着从风刀两人身侧飞过,直奔前面山间几道喷射的火光飞去。
小雅急促的声音,也同时从风刀两人的耳机中响起:“老风、邹大队,我们已经抵达你们侧面山间,正在投入战斗!”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花豹突擊隊 txt-第五千六百六十三章 溝壑中的腳印分享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小和尚蹲在岩石下听到万林的笑骂声,他赶紧撅着屁股回答道,“是是是!”他跟着将挂在身后的头盔扣到脑袋上。
他一把抓起靠在岩石上的狙击步枪,跟着眼珠一转,又将狙击步枪放在身边的岩石上,他趴在地上看着周围几人,低声说道:“各位师兄、师姐,你……你们的功夫都……都很高,你们也……也教教我啊,我给你们叩头拜师,你们都……都当我师傅吧!”他脑袋跟着就向坚硬的岩石使劲磕去。
周围的邹涛、小雅几人趴在地上的样子,大家全都瞪大了眼睛,他们谁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这么贪心,居然又趴在地上对着自己几人叩头拜师。
邹涛气得抬脚,照着这小子的屁股踢了一脚骂道:“臭小子,你也太贪心了!万氏一门的功夫你一辈子都学不完,你还惦记上我们这点功夫了!滚,准备行动。”
小和尚在邹涛扬起的大脚中,整个身子都趴在了岩石下,就像一只大蛤蟆一样趴在地上。这小子趴在岩石下,扭头看着邹涛,他咧着嘴说道:“邹……大队,是是是,准……备行动,我……我也感觉我有点……贪心啊!”
周围几人看到这嘎小子的样子,全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邹涛弯腰一把将这小子将岩石下提起,脸上也忍不住的露出了笑容。
他跟着抓住竖在岩石上的狙击步枪,塞到小和尚手中低声笑骂道:“奶奶的,你这个臭小子,难怪你们豹头看到你就头疼,你小子确实是够让人头疼的!”
小和尚接过狙击步枪,看了一眼趴在侧面岩石上、正举枪瞄准前面山间的万林,他低声说道:“邹……大队,你小点声,别……别让豹头听见,要是他……他真……真烦我了,就……就不教我啦。”说着,他提着狙击步枪向侧面岩石下跑去。
邹涛看着这小子的背影,随即又扭头看着蹲在旁边的风刀几人笑道:“这小子鬼主意真大,难怪豹头看到这小子就皱眉头。就这么两天,我看到这小子都头疼了。”
风刀几人都笑了,成儒低声笑道:“哈哈,这小子看着傻乎乎的,心里主意大着呢,这小子嗜武如命,没事就缠着我们学功夫。”
风刀也笑着说道:“这小子太聪明了,这段时间没事就缠着我们,连哄带骗,他用不着拜师,就快把我们这几人的功夫都偷走了。”
“哈哈哈哈……”,周围几人都捂着嘴笑了起来,邹涛看了一眼已经趴在侧面一块岩石上,凝神注视着瞄准镜的小和尚,他笑着说道:“哈哈,看来还是我安全点,没天天跟在这小子身边,要是让这小子缠上,那还不头疼死我呀。”
邹涛话音刚落,突然收起脸上的笑容,对着周围的风刀几人,抬手在嘴边“嘘”了一下,他趴在凝神听着耳机中突然传出的声音。
他听了一会儿,对着嘴边话筒低声说道:“收到,你们加强警戒,如果发现有可疑人隐蔽靠近你们哨所,我授权你们立即开火,不要有任何犹豫!”
我喝大麦茶【164.28万字】 小说
“是!”他耳机中立即传来了回答声,他跟着命令道:“郝排长,你们严密监视周围,有情况立即向我报告!”
周围几人已经听到邹涛低低的话音,都神色凝重的趴在周围岩石上,他们举枪瞄准了周围山间。
万林也跟着从侧面岩石上扭头看着邹涛,他声音有些紧张的低声问道:“邹大队,是不是边防哨所那边发现了黑蛇他们?”
他知道,边防哨所就在边境线附近陡峭的山坡上,如果他们发现黑蛇,这就说明黑蛇已经逃到边境附近。
而边防哨所的官兵就是发现黑蛇,他们也恐怕很难拦截住,这些经过严格特战训练的高手。如此一来,他们此行追杀黑蛇的任务,就要功亏一篑,前一阶段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邹涛听到万林急促的问话声,他扭头看着万林低声回答道:“豹头,边防哨所报告,就在刚才,他们派人巡逻边境附近山区的时候,在一处危崖下,发现了他们事先预制的几块岩石发生了变化,他们认为是有人偷渡入了这片山区。”
万林听到这里,又趴在枪后盯着前面山间诧异的问道:“预制的岩石,什么意思,他们凭什么判断有人偷渡进来了?”
他跟着对着嘴边的话筒,低声命令道:“各小组注意,边防部队报告可能有人偷渡入境,加强警戒,严密监视周围山间。”
万林发出命令,跟着又看着趴在旁边岩石上的成儒和张娃命令道:“你们两人立即回到小组隐蔽位置,严密监视周围山间。”他随即又缩到岩石下,扭头向邹涛望来。
这片山间地形极为复杂,山间遍布着沟壑、岩石和峭壁,很难发现那些经过山地特种作战训练的偷渡者。而边防哨所的报告说明,他们并没有发现偷渡者的身影。
现在,这些边防战士只是根据蛛丝马迹,判断有人偷渡进来,所以万林必须弄清楚边防官兵判断的依据,以此来推断是否真有偷渡者入境,还有那些偷渡者的身份。
邹涛听到万林的问话,立即明白了万林问话中的含义,他赶紧回答道:“前几年我带手下来这里训练的时候,问过边防哨所的战士,在这么复杂的地形中,你们没办法像其他边防部队一样,沿着国境线进行日常巡逻,那你们如何在这种地形中发现有人偷渡?”
说着,他又趴在岩石上,移动枪口向侧面山坡瞄去,他盯着瞄准镜说道:“当时一个哨所的张班长回答,他们在这里已经安装了一些监控摄像头。”
“同时,他们在沟壑、峭壁等一些监控死角处,预设了一些容易翻动的岩石,一旦他们发现这些岩石位置发生变化常,他们就会立即派人仔细搜查周围山间,这样就可以根据现场的痕迹,推断出是否有人偷渡入境和出境。”


精品小說 迷蹤諜影笔趣-第二千一百六十九章 一路往東推薦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这世上,看来真的有狐仙啊。
文豪野犬 汪!
要不然,几个大活人怎么就凭空失踪了?
早上起来,高裕山居然没来。
大概,是昨天吃了观音土,现在在正在家里哭天喊地的没办法解决生理问题吧。
“高裕山的事情暂时先放一放。”
孟绍原却出人意料地说道:“咱们去别的县镇看看。”
“啊?”
李之峰一怔:“那失踪案呢,怎么办?”
“这个案子有什么复杂的?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孟绍原居然如此说道。
“什么?你知道了?”李之峰赶紧问道:“怎么失踪的?他们人现在在哪里?”
孟绍原眨巴着眼睛:“你想知道?”
“想啊,怎么不想?”
“想知道,给我一个月的薪水。”
“啊?那我不想知道了。”
“那你多难过啊,你想想,你整天想着他们去哪了,怎么失踪了,心痒痒不?”
李之峰一咬牙:“成,那就一个月的薪水,你说,他们是怎么失踪的?”
“说好了啊,其实简单。”孟绍原面色凝重:
“他们,其实,是被狐狸精绑走了。”
“被谁绑走了?”
“狐狸精啊,你没听说啊,这里闹狐狸精呢。”
“长官,不带你这样的,你现在骗起钱来那是一点脸都不要了啊!”
……
孟绍原真的不准备再查下去了。
哪怕这是委员长亲自交给他的任务。
这胆,肥啊。
进入五河县的难民很多。
都是不顾阻扰,也要逃荒的。
这是老一辈人的经验。
春旱、夏旱,这秋天,也一准没雨。
而且,大旱之后必有蝗灾。
蝗虫再一来,地里那是一点庄稼都没有了。
所以,越早逃荒,就越有活下去的可能。
河南这是十年九灾的地方,老人们都有经验了。
再拖下去,你想逃荒,恐怕都没有力气逃了。
孟绍原走的时候,都没和高裕山这些五河官员打招呼。
一出城,看着不断进出城的难民,孟绍原开口说道:“车参谋,你先和警卫班的人回去吧。”
“啊?”车世文一怔:“我奉长官命,需要为您带路保护您。”
“立刻回去,这是命令。”孟绍原面色一沉:“我还有秘密任务,不能够有其他人参与进来,这是委座命令!”
一个委座命令,大帽子扣下来,谁吃得消?
孟绍原随即又说道:“车参谋,十天后,你还是带着警卫班,到五河县等着我,我另外有任何交给你。”
车世文也不知道对方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只能答应了下来。
……
赤地千里。
这是给孟绍原和他身边人唯一的感觉。
此时,陪着孟绍原的,只有李之峰、丁文瑞和邱管家了。
苏俊文那里买粮,也不知道进行的怎么样了。
李之峰还是有些担心的。
大灾之年,必出土匪。
万一长官被土匪盯上了,怎么办?
身边,不断出现逃荒的人。
有的人走着走着,便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想帮他们,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长官是怎么考虑的?
为什么好好的人员失踪案,才开始查就结束了?
回到重庆,怎么和委员长交代啊?
偏偏看长官的样子,却是一脸的不在乎。
似乎这个案子破不破,和他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邱管家却是另外一种心态。
什么案子,和他没有关系。
他在乎的,只是河南。
这是自己的老家啊。
好好的河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邱管家心疼,只恨自己,没办法帮助自己的老乡们。
一路往东?
李之峰发现长官是在跟着难民,一起往东走。
难民们逃难的方向,依照地域不同,一半的人是往东,朝着AH、江苏的方向走。
还有一半的人,是朝陕西、山西等地而去。
只要走到那里,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现在难民还不多,到了秋末冬初,大批的难民就会出现了。”孟绍原忽然说道:“可惜,就算他们走到两省交界处,恐怕也进不去。”
“为什么?”
“各省,也都害怕自己接收大批难民。”孟绍原冷笑一声:“难民多了,本省负担自然极大加重,谁愿意去管这些事情?自然会封锁道路,禁止难民进入。”
“什么?禁止难民进入?”邱管家一听就急了:“难道要把他们逼到绝境上吗?”
“难民死不死,关他们什么事?”孟绍原神色有些黯淡:“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政绩,河南有难,和他们一点关系没有。本省好了,自然就天下太平了。”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邱管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孟绍原一行人是开的一辆轿车,在路两边的难民中显得特别扎眼。
有的时候轿车停下来休息,没一会,便会涌上一大群的孩子,苦苦哀求要口吃的。
孟绍原也是拼了命的在那尽力帮助。
他们从五河带出来的吃的很多。
可这一路走来,分发的也差不多了。
“不要停了,加大油门。”孟绍原知道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也实在帮不了这些难民了:“靠近周口的地方,有个好福县,尽快赶到那里。”
哟。
李之峰知道长官是个路盲,怎么连周口那里有个好福县都知道?
接近傍晚时分,车子进了好福县。
县城里,也是死气沉沉的。
孟绍原让李之峰下车,去问一个叫“福仁堂”的药材店在那里。
糖醋虾仁 小说
县城里的人指了路,顺利的找到了福仁堂。
药材店大门紧闭。
敲了好大一会门,里面才传来了警惕的声音:
“谁?”
孟绍原上前说道:“我来买药的。”
“没药了。”里面毫不客气地说道。
孟绍原也不急:“我来买当归三两三钱,人参三两三钱,灵芝三两三钱。”
话音一落,大门立刻被打开了。
一个看着三十多岁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这些药材,本店都没货,不过,本店有一副万福万寿大补膏,包治百病。”
孟绍原笑了笑:“我是总部的特派专员祝燕凡。”
“长官好。”男人赶紧一个立正:“我是军统局好福情报点韦安昌。”
“进去说吧。”
一走进药材店,韦安昌赶紧重新关好了门:
“长官,没办法,难民多,我这家小店,几次被人给抢了,抢怕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 ptt-第2073章 館子裡分享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白丰台接着说道:“我肯定愿意相信你,但你要到时候,还没结清,公司那面我一样没法交代的。”说着,起身,又道:“我走了。不用送了。”
说是不用送,但是店主哪能真不送啊。一直送出了门。见白丰台上了车子,这才回转。白丰台开车离开,依旧没有回公司。而是随便找了个茶座,开始消遣起来。
话说,乌向雁,也既是化名郁庆生的人。接到了命令之后,立刻开始往自己的住所返。他就是白丰台约的第四个人,在跑狗场接头的那个。
因为白丰台,约定的时候,有两个小时的空余时间。所以乌向雁在这段时间,其实已经把东西都准备的差不多了。除了自行车以外,什么梯恩梯啊,计时器啊,以及伪装的外套和帽子,全都准备好了。
是以乌向雁基本上不用准备什么东西了,往家走就完全可以了。等差不多十分钟后,他穿过一个楼群的时候,再出来时,已经骑上了一辆刚刚偷来的自行车。这是加长车架的那种,很符合要求。
一路很快的回到了住所,乌向雁可以确定,这一路上肯定是没有什么尾巴的。这也是正常现象,因为他自从到了上海后,是专门等待范克勤指挥的。除此之外,根本不从事任何行动。也就是说,他平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如此,也就不可能有人盯着他了。
到了家楼下,乌向雁将自行车也推进了楼道,用手抬着车子直接上了楼。回到了家里后,乌向雁把门关上,将车子放在了地当中,回身取过一些工具,将自行车的轮子等全都拆了下来。
迎向日光
不用大拆,只是将车架完全露出来就好。然后他开始组装梯恩梯的炸药,这东西本身就是一管管的,是能够插进车架子里的。全都弄好后,定时器的连接了两个。只不过这玩意,反而没法藏在车架子里面。但也不要紧,将车子组装上之后,将两个定时器,藏在车座下面。只要没人手欠,非要把车座卸下来,就基本上看不见连接的导索。
零的日常
逆苍天 小说
把车子全都弄复原之后,乌向雁把衣服什么的,都穿在身上。外面套了买来的大衣,照了照镜子,嗯,还行,看起来比平常稍显臃肿一点点,但依旧没有到起疑心的程度。另外天气的原因,所有人基本上都穿的比较臃肿一些,是以这样一来,反而是正常的情况了。
全都弄完了,又检查了一遍,将衣服脱了,开始休息。他需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时间才行。晚上六点来钟,这就是最合适的。但他弄得很快,所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如此,闭目养神到了晚上五点钟,乌向雁睁开了眼睛。起身穿好了衣服,推上车子便出了门。话说,他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屋里的东西无非就是几件衣服,两双鞋罢了。钱带在身上也就够了。
出了门,骑着车子,首先来到了火车站。看了看列车时刻表后,他买了两张火车票,一张是晚七点半的,还有一张则是八点四十五的。这时候都不用管火车去哪,只要是能够离开上海,那就是最好的。
乌向雁的打算就是,自己要是能够赶的上,那就坐七点半的那一趟,如果赶不上,还有八点四十五分的。如此一来,就可以确保自己能够顺利离开上海了。其实他不知道,白丰台也有后手,出了他们四个人之外,还安排了一个观察员,也买好了车票。
乌向雁,在候车大厅又坐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从火车站离开,一路来到了霞飞路。霞飞路在这个年头,还是比较长的,将近四百米。其中汪伪的特工总部,也就是七十六号,就在霞飞路上。
馭房有術 鐵鎖
而在霞飞路,也有一个地方,白俄人比较多。话说,在这个年头,白俄人的处境那是非常差的。别看有一些白俄人还是贵族,但贵族一样要向现实低头。
想活着吗?想活着就干活吧。另外,很多白俄的一些舞女什么的,就不少拥有着贵族的血统。但是有什么用啊。只能沦落到陪酒,陪舞之流。不过白俄妞长得确实带劲,在某种场合,大高个,身材修长,大眼睛高鼻梁,漂漂亮亮的也的确是吸引人就是了。
这里其实不叫什么白俄聚集区,但是呢,很多白俄人生活在这里。所以别人就这么称呼这里了。就在白俄聚集区边上,有一个叫做东来的小馆子,确切的说是苍蝇馆子。但这个苍蝇馆子挺大,能坐下将近十来张桌。
另外,这个馆子还有个后院,能停自行车,还能上厕所。是以,比附近其他的苍蝇馆子,可受欢迎多了。谁都不想喝一喝酒,结果要上厕所都没地方。就算是上外面找,那也不愿意多走路啊。再加上饭店厨子的水平还不错,味道也可以,那自然生意就不错。
乌向雁来的时候,可以说是高峰期。用饭店的行话讲就是正在饭口的时间。是以屋内过来用餐的人真的不算少。
乌向雁推着车子进了后面的小院,将车子停在了靠近厕所的地方,大概还有五六米远呢。转身也没有左右瞎看,面上带着点高兴的情绪,就跟今天心情不错,仿佛刚刚得到单位的领导表扬了似的。
进入了饭店里面,看见还有一个小桌空着,乌向雁走了过去,道:“捡拿手的菜给我弄三道热的,再来个冷盘。再来六瓶怡和啤酒。快点啊,啤酒先上来。”
就在其中一桌上,有两个人也正在慢慢的吃饭,聊天喝酒呢。乌向雁一进来,这两个人就开始暗中观察乌向雁。不过,事实上,是所有进入这个饭店的人。他们都会观察一下。乌向雁,进来后,表现上没什么毛病。但是其中一个,还是用筷子点了点桌面。
在这个人对面的人见了后,立刻说道:“我上个厕所。”


优美小說 雪狼出擊 鐘錶-第2328章 人狼出擊看書


雪狼出擊
小說推薦雪狼出擊雪狼出击
林松嘴角闪过一抹狠色,早就猜到书生的想法,这小子就是想让林松暴露,然后击杀他。
小样的,没那么容易,林松隐蔽在大树的后边,眼看着几名战士冲到了灌木丛里,他们对着灌木丛就是一阵扫射。
接着就是咔咔咔的声音,很显然子弹打光。
林松冷笑一声,手握弓箭,连续的射击,打光仅有的几只木箭。
几声闷哼传来,这几个人全都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侧面出现枪声,林松一怔,顺着枪声看过去,只见黑熊跟黑风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朝着书生藏匿的位置冲过去。
林松瞬间明白过来,刚才林松不但暴露了位置,书生也暴露了,但是他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书生太狡猾了,肯定早就爱转移了位置。
不好,黑风跟黑熊危险,想到这些,他朝着一侧冲过去,刚刚冲出去,准备从侧面帮助两个人。
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响起,黑风黑熊身上冒出白烟,两个人被淘汰。
林松无语,拳头打在大树上,发出砰砰的脆响。
“人狼,你死定了,哈哈哈。”书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林松眉头微皱,盯着前方,书生的声音忽远忽近,没有固定位置,肯定是运动中在说话。
这小子太狡猾了,林松根本就无法锁定目标。
但是这样一来,书生也无法锁定林松的位置,可以说两个人尽管能听到对方说话,但都看不到对方。
此时太阳升起,丛林里透射着点点阳光,湿冷阴暗渐渐消退,经过刚才的激烈战斗,从里再一次恢复安静。
整个丛林好像就剩下林松跟书生,两个人都在搜索对方的位置。
此时雪狼趴在林松一侧,龇牙咧嘴,发狠的样子。
林松看了看他,他知道雪狼的本事,肯定能够把书生找出来,是时候让雪狼出击了。
对付书生,必须要来点狠的,想到这些,他拍了拍雪狼的脑袋。
發飆的蝸牛 小說
雪狼发出一声低吼,表现明白意思。
林松冲着前方指了指,雪狼发出一声狼吼,化作一道白色影子冲进灌木丛。
灌木丛不断的晃动,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这是林松让雪狼故意制造,故意吸引书生的注意力。
砰的一声枪响,一道亮光闪过,飞向灌木丛。
林松不用担心,雪狼速度很快,完全可以躲过子弹。
他快速反应,很快锁定枪声响起的地方。
前方三十米的地方,一片灌木丛里。
忽然一道人影闪过,朝着一侧冲了出去。
林松嘴角闪过一丝冷笑,这人不是书生,书生的位置无法锁定。
他并不着急,一双大眼,盯着前方,只要雪狼发出信号,就可以锁定位置。
雪狼的速度很快,而且体积小,容易隐蔽。
忽然嗷嗷狼吼的声音出现,接着雪狼出现,冲进灌木丛里。
林松一阵担心,他连忙发出一声狼吼,示意雪狼不要靠近,书生这家伙诡计多端,他担心雪狼吃亏。
雪狼会意,发出一声狼吼算是回应,在灌木丛周围来回的穿梭奔跑。
林松嘴角闪过一丝冷笑,书生的位置被锁定,只要干掉这小子,比武就算是结束。
想到这些,林松朝着一侧冲了出去,翻滚,隐蔽,他知道书生手里肯定还有人,只要他出现,就会被子弹封锁。
果然刚刚冲出去,砰砰砰连续的枪声响起,最起码有三处出现敌人。
五发子弹打在刚才林松隐蔽的地方,瞬间一片狼藉。
林松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大声的说道:“来吧,尽管放马过来。”他说完冲出灌木丛,在丛林里狂奔。
接下来再也没有听到枪声,林松知道,子弹有限,对手子弹也有消耗完的时候,现在就算没有消耗完,也差不多了。
林松速度快如闪电,这一次他直奔书生所在位置,猛然一声大喊,加速冲出去。
瞬间冲到灌木丛里,雪狼在围着书生转圈,而书生居然没办法, 发出一声声咒骂。
“畜生,滚开。”书生大声的喊道,拿起石头朝着雪狼狠狠的砸了过去。
林松一声怒吼:“住手,书生你死定了。”他说完,他看到石头飞向雪狼,整个人纵身跳起,一个凌空飞脚。
石头被踹飞出去,一声闷哼,整好打在一名战士身上。
林松落在地上,睁大了眼睛看着书生,冷冷的说道:“书生,出手吧。”
书生想不到林松会轻易的找到自己,而且还冲破了布置的防线,这家伙实在太可怕了。
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冷笑一声说道:“人狼,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赢不了。”
他说完冲着身后挥手,灌木丛里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接着三名战士冲出来。
这三个人体型高大威猛,身高都在一米九以上,一个个身上肌肉高高隆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书生冷笑一声说道:“人狼,你以为我只有一个人吗,你错了,这是我们对的三名特级队员,三胞胎,绰号三面神。”
他说完,挥手示意,三面神,发出三声怒吼,朝着林松冲过来。
而书生自己,不断的后退,已经退出灌木丛。
想跑,没那么容易,林松冲着雪狼挥手。
雪狼尾随着跟了过去,书生则是大声的喊道:“滚开,畜生。”但是雪狼不会走,他发出一声声狼吼,瞪着一双狼眼,盯着书生。
林松嘴角冷笑一声,眼看着三面神冲过来,三个人配合十分的默契,几乎同时他们三拳朝着林松打过来。
三个家伙拳头力量很大,带着呼呼的风声,但是速度林松就不敢恭维。
他们的弱点就是速度,林松立马锁定重要问题。
他看着拳头打过来,一声大喊,化作一道影子,从夹缝中冲过去,瞬间冲到三面神的背后。
整个人纵身跳起,连环腿,嘭嘭嘭连续的声音响起,三面神脑袋重重的挨了一脚,朝着前方踉跄出去。
在三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松猛然冲上去,拳头狠狠打在三个人脖子后边。
三声闷哼,三个人齐刷刷的倒下去,前后战斗不过几秒钟,林松猛然转身,冲向书生。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花豹突擊隊-第五千六百四十八章 準確的判斷展示


花豹突擊隊
小說推薦花豹突擊隊花豹突击队
侧后方的山坡黑漆漆一片,邹涛透过枪身上的瞄准镜,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异常。就在这时,邹涛的耳机中突然响起了成儒低低的请示声:“豹头,敌人距离我们一百米,是否行动?”
成儒的话音未落,一道蓝光突然从黑暗中闪过,像是一道凭空而起的闪电,在瞬间划过万林他们侧后方漆黑的山坡,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跟着从黑暗、寂静的山间响起。
黑暗中突然闪出的蓝光中,万林立即对着嘴边的话筒低声命令道:“成儒,立即向对方发出警告,如遇反抗就地击毙,一定要拦住对方,行动!”
他心中明白,两只花豹已经从后面山坡转到了侧面山坡,及时发现了那个偷偷溜上山坡的敌人,然后出其不意的干掉了这个隐藏的狙击手!
随着万林急促的命令声,成儒喊声跟着从前面漆黑的山间响起:“我们是华夏军队,你们已经被包围,立即放下武器投降!”
成儒突然夹带内力的喊声,像是山间平地而起的一声炸雷,一群正向前面山间奔跑的黑影大惊!分散在山间的十几个黑影动作极快,他们立即向周围的岩石下扑去。
“哒哒哒”、“哒哒哒”两串枪口喷出的火光,跟着从跑在最前面的两个小子身前闪出,呼啸的子弹直奔前面漆黑的山间飞去。
黑暗中突然响起的喊声和清脆的枪声,顿时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成儒、子生,把那两个开枪的兔崽子给我干掉!一组其余队员把他们赶向侧面山间,二组、三组待命,不要暴露!”万林盯着对方枪口喷出的火光,低声命令道。
随着万林发出的命令声,成儒和侧面山间的林子生,在这瞬间迅速扣动了扳机,狙击步枪长长的枪管中,迅速飞出两颗旋转的子弹,子弹呼啸着直奔正在射击的两个黑影飞去。
侧前方正在向前喷出的两道火光中,两个一边向前射击、一边扑向侧面的黑影,突然侧面岩石下停顿了一下,他们跟着就仰面向后倒去,手中枪口喷射的火光戛然而止!
“哐哐哐”、“哒哒哒”……,一阵阵机枪声和突击步枪的扫射声,也跟着从前面漆黑的山间响起,几串呼啸的子弹,疾风暴雨般直奔扑向周围岩石的黑影扫去。
前面黑暗中突然响起的枪声中,侧面山间两个正扑向岩石下的黑影,也同时踉跄着向岩石下倒去。分散在山间的其余黑影迅速扑到岩石下,他们跟着就从岩石下探出枪口,一串串子弹直奔前面山间飞去。
漆黑的山间,顿时被一道道枪口喷出的火光映红。一片片呼啸的弹雨中,成儒他们所在的山间岩石上,在瞬间就飞溅起一片片被子弹击出的火星。
前面原本被夜色笼罩的山间,顿时碎石飞舞、尘土飞扬,前面成儒他们所在的山间闪烁的枪口火光,跟着就前面猛烈的枪声中暗淡了下去。
邹涛趴在岩石上,一动不动的盯着前面山间闪烁的枪口火光,他看到敌人的火力十分凶猛,他跟着扭头看着趴在侧面的万林,低声说道:“这群人的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他们已经从前面的枪口火光中,判断出成儒他们的兵力不足。”
燃燒體EX
“豹头,我是不是带两个人从后面山间包抄过去,截住他们向后和右侧山间的退路?前后夹击,将他们赶进我们的包围圈。”
洛陽 錦
万林听到邹涛的建议暗自点了点头,他心中暗道:“这位西南军区特种大队的大队长,果然名不虚传。在这交战的瞬间,这位大队长已经根据战场形势和敌人的动向,迅速作出了准确的判断,并对下一步的己方行动,提出了最佳的应对方案,这是一个优秀指挥官必备的素质!”
他趴在枪后低声回答道:“邹大队,我带机枪手从后面包抄过去,一组和二组归你指挥,一旦敌人火力太猛,你立即命令一组的张娃,带人过去增援成儒的三组。”
邹涛听到万林要亲自带人过去,他赶紧低声说道:“豹头,你是指挥员,你留在这里指挥,我带机枪手从后面包抄。”
邹涛的话音未落,万林已经弯腰从岩石下站起:“邹大队,服从命令!”他跟着对着话筒命令道:“孔大壮,跟我登上侧后方山坡,配合一组将这群兔崽子赶到二组和三组的包围圈中。张娃、风刀,你们二组和三组听从邹大队的命令!”
说着,他扭身就向侧面一块高耸的岩石下扑去,跟着在浓浓的夜色中,斜着向侧后方的山间跑去。
随着万林向侧面山脚奔去的身影,孔大壮也跟着从侧面岩石下钻出,他提着机枪冲进侧面一片高耸的乱石堆,借着一块块岩石的掩护,飞快的向万林身后追去。
邹涛看到孔大壮的动作,立即明白孔大壮知道自己没有豹头这样敏捷的身手,所以从后面密布的乱石堆中绕向山脚,避免自己高大的身躯被敌人发现。
邹涛看到万林两人已经向侧后方的山脚下跑去,他跟着移动枪口,向右前方成儒一组所在的山间瞄去。
成儒他们所在的昏暗山间,正在黑暗中飞溅着子弹击出的一簇簇火星,刚才成儒几人枪口喷出的火光已经断断续续,成儒他们正面山间已经钻出了五六个黑影,他们一边举枪向前扫射,一边在岩石间起起伏伏的向前冲去。
邹涛皱了一下眉头,立即明白成儒他们三人,直接面对的是对方十几支突击步枪凶猛的火力,现在他们已经被敌人凶猛的火力压制在岩石下。
前無古人
从那几个冲向成儒他们阵地的黑影身上,邹涛已经看出,那些敌人肯定是以为,后面那个边防排还跟在他们身后,现在前面有堵截,后面有追兵,他们已经面临被夹击的危险。
这些实战经验丰富的歹徒,跟着就从前面枪口喷出的火光中,准确的判断出前面山间只有三四个人在拦截,所以他们立即作出决定,孤注一掷,集中全部兵力在前面撕开一条裂缝,继续逃向前面山间。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諜海王牌 txt-第2059章 醒來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穿着学生服的鬼子特务,明显是还没有换回来衣服,他指了指其中一个刑讯室,示意已经准备好了。鹤田一郎立刻带着筱田岁三,推门走了进去。
审讯室里,靠墙有一个木头的十字架,只不过横向的木头架子,两头各有一个铁环。人手穿进铁环中,螺丝一拧,就可以把人的双臂固定住。
旁边还有一把椅子,同样的,椅子上扶手和下面的椅子腿,都有铁环。但是这个椅子有点特殊,怎么说呢,整体感觉,有点像是牙医给病人看病时用的那种。上面还有一个像是头盔一样的东西,椅子背上,还有两个光滑的金属。旁边还有几根电线,电线的一头还有金属夹子。
我 有
其实要是懂点电工的人一看,就能够明白,这东西其实是电椅。陪都哪里,无论是范克勤待过的情报处,还是安全局,都没有电椅的存在。不过却有电刑,而且是手摇发电。但这个鹤田机关的电椅就不一样了,有点科技含量,因为旁边还有一个变压器,以及调节的旋钮。想要多大的电流,只要调节好了,把电闸一合就完事了。
除此之外,旁边还有一个床,说是外科手术的床吧,还不太像。但肯定不是睡觉用的那种。因为这种床比较高,方便旁白的人,站在床边对着躺在上面的人施为。床旁边还有一个手推车,是上面一个架子的那种,底下有轱辘。在架子上,钳子,镊子,手术刀,凿子,刨子,钩针,总之等等等等吧,各种各样的器具全都有。
此时,一个晕迷的人,无论是电椅,还是疑似手术台,又或者是那个木头架子,都没有在这些地方上。而是双腿笔直的坐在一条长凳上,身子以及大腿的上半截,被绳子一圈一圈的绑在后面铁靠背,和椅子面上。这个凳子脚下的地上,随意的放着几块青砖,还有几个木头方子,一般人看了,恐怕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屋内还有一个人,很壮。挽着白衬衫的袖子,半敞着扣子。正在一个墙边的木台子上,检查各种刑具,如刀子,鞭子,钢刷之类的。
寵妃無度:暴君的藥引 醉流酥
见到鹤田一郎和筱田岁三进来后,这个壮汉,停下了手中的事物。转身鞠了一躬,道:“鹤田阁下,筱田阁下,人犯还没有醒来。但是我刚刚检查了一遍,瞳孔有明显反应,所以应该是快了。”
“很好。”鹤田一郎答了一句,首先和筱田岁三来到了那个人面前,也扒开这个人的眼皮看了看,跟着才转身,坐在了进门口放着的几把,相对干净的木头椅子上。筱田岁三自觉的坐在了一张单人的小书桌旁。将笔记本和钢笔放好,随时准备记录。
大约也就是五分钟,那个被绑在长条凳上的人,明显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停住了。
看见这个情况,鹤田一郎笑了笑,说着一口流利的,带有北平口音的汉语,道:“区先生,我们都是干这一行儿的,既然醒了,就不要装了,你说呢?”
那个叫区先生的人闻言,眼皮动了动,最终睁开眼睛抬起了头。他首先看向了声源地,瞧见了鹤田一郎和旁边的筱田岁三,另外又看了一眼,那个敞着扣子的壮汉。跟着又环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以及一应刑具。
最后,区先生又面色平静的再一次直视鹤田一郎,道:“我晕倒的时候,你们给我使的,是医用麻醉针吧?”
魔王遇難記
“不错。”鹤田一郎面带微笑,道:“区先生不愧是优秀的红党人员。我们也是为了区先生免遭皮肉之苦,而且我知道,红党有觉悟,就好像是我们大盒名族的武士精神一样,随时准备牺牲自己。所以,我们对区先生用了麻醉针剂。”
区先生不屑的冷笑一声,道:“这里是特高课?还是梅机关啊?又或者是你们鬼子军部的侦缉处?”
听见鬼子这两字,鹤田一郎和筱田岁三倒是没什么反应。旁边的那个壮汉,立刻站直了身形,不过很快停下了动作,只是目露凶光看着区先生。
鹤田一郎依旧是那副面带微笑的样子,坦然答道:“都不是,区先生果然是老红党了,一眼就能看出,我们不是七十六号,或者是市政维稳办公室的。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要兜圈子了。我们是鹤田机关,本人就是这个机关的机关长鹤田一郎。区先生,您区青宁,这个华联日报外联记者的身份,应该是掩饰身份吧?你的真名,能否赐教啊?”
区青宁闻言再次看了眼,鹤田一郎,道:“既然被抓住,那是我自己的问题。但你想要从我这里套出什么话,我告诉你,你是在白日做梦。另外,我需要提醒你一点。麻醉针从注射到起效,是很快。可其中也有你们的人,捂住我口鼻,让我窒息晕迷的情况在内。但是从这个时间,和这种外部施压的手段推测,我应该是晕迷了四个小时左右吧?”
区青宁说着再次看了眼四周的环境,又道:“这里应该是SH的市区了,且不说你们押解我过来,是否隐秘,单说时间,四个小时,你们就已经是白费功夫了。我得同伴们,早已经离开了。哼哼,所以,不如你省事,我也省事,给我来一枪,大家都痛快。”
“呵呵呵。”鹤田一郎依旧是那个面带微笑的样子,极有耐心的听完了区青宁说的话,而后笑了笑,道:“区先生,你们红党,有很多宁死不屈的人。事实上我见过不少,无论我用任何刑罚,何种方式。他们都不说一句话。
是的,一句都不说,甚至哼都不哼一声,跟哑巴没有任何区别。而你,先是蔑视了我们,然后又通过语言精准的判断出了你身处的环境。这叫显示自己的强大,啊,我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要被你骗到了。可是你不应该说最后一句话……”


火熱都市小說 諜海王牌-第2053章 熬出頭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最终范克勤决定先等等再说。而这一等,就是将近一个礼拜,这一天白丰台在上班的时候,又来到了范克勤的办公室,将一张纸条递给了范克勤,拿着本夹子让范克勤签了几个字,就走了。
范克勤没有着急,等童大小姐拿着吃的进来,和自己吃喝完毕,腻歪了一会走了之后,这才开始意译起来。
原来,正是范克勤要等的信息,筱田岁三的电报。当然,这是陪都方面转发回来的。当初约定的就是,筱田岁三,可以随时发回电报。因为重庆还是比较稳的,可以二十四小时待机。但是筱田岁三不一样,他毕竟是被俘后策反的,然后又派了回去。平常也是在小日本的机关工作。
在这种地方上班,那就不可能有个准点来保持电报联络。是以,他在得到情报后,可以找准时机,才可以发报。如此一来,如果是约定好时间的发报,那就可能没有用了。
要说筱田岁三,在最开始的时候,倒是一名高级行动人员。被范克勤破获后,为了活命,以及在本土的家人。要知道,自己死可能没问题。但是呢,在小日本,男人可是家庭的绝对支柱,他要是一死,一家子可能都要完蛋。
当然,筱田岁三也为了不遭罪,那些刑罚他可是知道厉害的。是以最终,筱田岁三答应了范克勤的要求,写下了认罪书,拿着拍摄了照片。还念了自己的悔过书,以及宣誓书,并且被录了音,成为了一个双面间谍。
范克勤在最开始,都给他预想好了。像是他这种,在一次行动中侥幸活命的人,小鬼子肯定会详细审查。然后在观察一段时间。是以,筱田岁三回去后,经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候,才被重新启用。先后辗转了很多部门,甚至一度差点被送回日本本土。
不过现在,筱田岁三用兢兢业业的工作精神,已经获得了信任。另外,小鬼子的情报机关,也有一些懵逼了。因为最开始没什么人要这种活着回来的,经过不停的调转。
最后调转到了东北的伪满,又经过了又在特务培训的学校干了一段时间,是以,筱田岁三来回横跳,跳的太多了,最后,被一个人相中了。而且也是因为这种反复调转,有的部门都不知道他之前的事,只以为他是新来的呢。
跟着,筱田岁三被一个人赏识,成为了这个人的副手。而且干的相当不错。不过就在前一段时间,这个赏识筱田岁三的人,被调来了上海。筱田岁三自然也就跟着来了。
不过这种人被调过来,保密性,突然性都比较大。有时候就连自己的副手都不能说。只是通知筱田岁三准备好,要去外地一趟。哪里,干什么,全都没说。
等来到了上海之后,筱田岁三才知道,自己的这个上司。原来到了这里,是为了成立一个高级的特务机关。原因就是,之前一段时间,抗日势力闹得很凶,投过来的汉奸,还有工部局的一个长官,遇刺而死。上海的地下情报战线上,日伪吃了大亏。
而上海又是经济重镇,小鬼子是不可能放弃的,是以这才将筱田岁三的上司调了过来。筱田岁三来到了上海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要发。但也更加危险了。
我與吸血鬼偶像的日子
鸿蒙霸天诀 小说
要发,就是要发财的意思。当初写下悔过书,认罪书后。范克勤为了给他更大的动力,答应他,每发一次情报,就会给他一笔钱,一千美元。这个数可不是小数了,而且钱越来越不值钱,只有金条和美元才能保值。日元也是随着战争的进度,越来越不值钱了。是以一千块钱一个有价值的情报,可不低了。筱田岁三既然已经投降了范克勤,又录音,又照相的,那他本来就没有退路了。
如此一来,筱田岁三只能给范克勤卖命。而且到了这一步,筱田岁三已经不像是想当初那样,对日本还有那么高的信心了。太平洋战场,可是步步后退。中途岛一战,海军损失巨大。甚至有很多小道消息。说凭着美国人世界第一的工业能力,海军恐怕永远无法翻盘了。敌人的舰船只能越打越多……
另外,在中国的主战场,拉锯之势早已形成。可是呢,却几乎无法取得寸进了。只能反复的拉锯。虽然看似也没有败的迹象,但是现在的战场上,军队上的精锐,已经不如在战争初时那么多了。要知道,那时候的军队,几乎全都是训练精良的老兵。
可现在……最新一艘从本土开来的运兵船上,士兵年龄最小的,十六岁。当然,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少数。但放在以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是以在筱田岁三的心里,随着这种进度,已经彻底的倒向了范克勤一方。只是,刚刚来了上海跟着上司跑前跑后的,那有时候联系陪都,自己已经又来了上海啊。
一连忙活了一个礼拜,筱田岁三找办公地,找住的地方。联络上海驻军司令部,工部局,总算是告一段落了。他的上司对于筱田岁三的组织能力也非常满意。要知道,这可是从无到有的,在上海再次组建一个特务机关。而筱田岁三,只用了一个礼拜左右,就把架子弄好了。是以这个上司,更加欣赏筱田岁三了。
范克勤看着重庆庄晓曼,通过孙国鑫转发过来的筱田岁三的密电。很短的一句话,以调来上海,繁忙,请等待。
忘憂鈴
范克勤点了支烟,将纸条烧掉。开始慢慢的分析筱田岁三。对于筱田岁三,范克勤可以说是不能全信,也不可不信。听起来很矛盾,其实却非常合理,筱田岁三严格说起来就是日奸,对于奸细叛变之人,无论哪一方的,都不可能完全相信。
想到筱田岁三之前发回来的一些情报,还是真实的。再者,这小子也确实来了上海,是自己亲眼所见……


人氣都市小说 諜海王牌 愛下-第2048章 殺手在行動展示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为了自己的女儿童菲,童父也不可能用云山雾罩的方式来说话。那样的话,看似高深,实则是傻B了。这个道理童父是不可能不清楚的,因此,询问事情之前那一番话,范克勤综合对方说话的语气,表情,以及人类的行为逻辑来判断,那番话,应该只是由头,或者是一些童父自己的一些人生感悟,或者是感慨罢了。
基于以上的原因,范克勤做出了自己的推断:童父肯定是有政敌的。而且能量不能说小,要不然,自己碰见这个事,你说大吧,真的不大。就是个目击者而已。可不算大的事,童父还主动的问,那说明什么啊?
说明,童父的政敌,能量肯定也不小啊。但是呢,童父走之前,没有明着提醒什么,范克勤就可以做出进一步的判断了。即:这个政敌能量不算小,但是呢,对方也不敢轻举妄动。或者说,是在上海这个地方,也发挥不出来太大的威势。
流云飞 小说
毕竟童父在上海经营这么长时间,人脉,关系网,肯定是更加强悍一些。从而,范克勤又做出了个猜测,这个童父的政敌,可能不是在上海的,当然了,这个就是范克勤大胆的猜测罢了,准不准就不好说了。
只是七十六号里面,有没有这个童父的政敌参与,比如说,打了个电话问了问之类的。那就无从判断了,毕竟这个变数太大了。不过范克勤也能推测出,这个政敌即便是参与了,也绝对没有深层参与。童父没有提醒女儿注意,就这么走了,那就说明,童父还是很有把握的:这个政敌,对留在上海的小辈,是不会动手的。又或者是童父有把握,自己能够稳稳压住对方。
想了一会,范克勤摩擦着童大小姐的肩膀,嗯,再来一次。童大小姐自然也不可能拒绝。事实上,反而会感觉自己的爱人对自己很感兴趣,心里是高兴的。
啪啪啪的完成了一套双人广播体操,童大小姐又懒了。在自己爱人怀里休息了半个多小时,还不愿意起来。范克勤也随着她,不愿起来就不起来呗。
就这样,两个人磨蹭到了晚上五点多钟,童大小姐感觉有点饿了,这才不情不愿的跟范克勤从床上爬起来。
穿好了衣服,照着镜子用包包里的小化妆盒收拾了一番,童大小姐这才高高兴兴的和范克下了楼。那四个保镖有两个,正在外面一边抽烟一边聊天呢。剩下的两个则是在车里。
看见童大小姐出来,也不说话,把烟头一扔,就钻进了车里。没错,童大小姐其实是五个保镖,其中四个走到哪跟到哪的保镖,还有一个是专职的司机。所以这是一个保镖团队。童大小姐出行,一共两辆车子。
范克勤和童大小姐两个人出门前,就各自已经给公司打了个电话,吩咐了一下,确定没什么大事,也就不去了。
回到家里,吃过了饭,两个人不原浪费时间,又回了童大小姐的闺房,开始腻乎起来……。
就是这样,现在他们的二人世界那是正过的红火。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几天,而在旅店中住宿的晁涵涵,这一天起来后,收拾了一番,等时间差不多了后,出门退了房。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出了旅店。在那个弄堂口经过的时候看了眼电线杆子,很好,没有任何新的信号,这说明计划一切照旧。
晁涵涵走了一会路,穿过了几个居民区,在一家中档偏上的居民区停了下来。这是他这几天事先观察过的小区。
很快的他进入了一家单元门里,打开皮箱,将里面的一间风衣拿了出来,直接套在了自己的本就穿着外套的身上。跟着走了出来。
然后又穿过了一个小区,再次进入一个单元门,出来的时候已经围上了围巾,戴好了宽边礼帽。今天的天气还行,不算太冷。这其实不是很符合自己的计划。因为捂得这么严实,自然是天越凉越加符合。
但也没什么事,毕竟街面上围着围巾,穿着比较厚实的外套的人也不算少。是以,晁涵涵再次进入了一个小区后,趁着人少的功夫,捅开了一辆停在车架子上的自行车。骑上后,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小区。
隔着两条街穿过了同富酒店,他没有停顿,一直骑入了小巷子里,七转八绕的来到了预定地点,将自己的车辆车子,停在了一个巷子口。
之所以选择这个巷子口停着,是因为这个巷子口,本身就有一个停自行车的棚子。里面停着好几辆自行车,自己的车子停在这里不显眼。就算是有贼过来,也不至于就对自己准备的这辆车子动手。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自己的这辆车子真的在自己回来的时候丢了,那么自己可以在偷一辆别的车。
停好了车子后,晁涵涵开始从小巷子里往回走,在经过一家居民时,趁着没有人的功夫,他把空皮箱扔到了对方的房顶上。至于证件,钱财什么的,随身携带就可以。如此一来,就算是自己行动失败,甚至是死了……死了就死了呗,死了之后又感觉不到什么,那些证件即便是被人发现,还能再杀自己一次啊。
迈着正常的步伐,晁涵涵掐着点,走出了这一片地区。重新回到了同富酒店的区域。再次看了眼时间,还差一些,于是晁涵涵在临街买了吃的,直接吃了。又喝了点水,抽了根烟,这才往同富酒店的正门而去。
当他走入同富酒店的时候,正好是十二点整。同富酒店现在没有什么伪政府举行的宴会之类的活动,所以是对外营业的。十二点,又正是饭口的时候,是以一楼大厅里面的食客还真不少。上座率至少在八成往上。
行,挺好,这时候人多起来反而便于自己的隐藏,而且这么多人,服务员就算记忆力好,也会相对的让这么多人,把他的记忆模糊化一些。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獵諜-第七十二章 大鬧一場(6) 无从致书以观 山是眉峰聚 分享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已經肯定物件的唐城,並淡去當場鳴槍,再不罷休閱覽別樣人,他想要確認該署偵察兵坐探內,還有泯其餘的頭領。十幾個透氣往後,唐城衝向將競爭力落在了春田廣一的隨身,而此刻的春田廣一,仍是絕非發覺出驚險快要來臨到相好身上。趴伏在大梁上的唐城用瞄準鏡套住遙遠馬路裡的春田廣一,就在春田廣一轉臉跟潭邊人語言的工夫,唐城扣下了掩襲步槍的槍栓。
一百多米的打靶異樣,子彈幾是射出槍管,就已經到了春田廣一的前。只聽的“啪!”的一聲槍響,角落馬路裡的春田廣一即而倒,飈射出槍管的槍彈火速掠過空氣,精準的在春田廣一的額頭上鑿出一個砂眼。一擊地利人和的唐城,並絕非為方向飲彈塌,就艾院中的行為,他獨急速帶扳機重複推彈上膛,往後用上膛鏡套住了其他標的。
這次被唐城用對準鏡套住的,是剛剛站在春田廣伶仃孤苦邊,高聲呈子晴天霹靂的小土匪鬚眉。唐城並辦不到明確這貨亦然個小魁,因此會披沙揀金這貨視作第二主義,是唐城覺著之運懷錶的小寇,連比那些役使腕錶的間諜逼格更高一些。春田廣一飲彈的過度抽冷子,直至那幅便衣奸細們,至關緊要歲時並磨響應過來。
就在她倆中段有人呱嗒喊叫的工夫,卻又視聽一聲槍響,小匪盜特工也旋踵塌。累年視聽兩聲槍響,便有兩人接踵中彈倒地,此中一下依然故我她倆今晨的走路小代部長。“散落!有人打冷槍!”陪同著紛擾的嚷聲,故集在逵裡的偵察兵情報員們,立渙散個別隱身千帆競發。正本站在街邊的地盤警員們,這會兒也業經經獨家縮躲在街邊,阿誰引領的外國籍警士,其一時分尤為一臉警醒的四面八方估計。
錦少的蜜寵甜妻
唐城的主意並謬那些勢力範圍警,為此那幅警響應哪些,唐牙根本不注意。唐城前兩槍乘車爆冷,加上氣候業經黑下,因為強光的起因,天涯街裡的尖兵眼目們,並沒能眼看明文規定唐城的窩。兩槍來的唐城,隨即從隨身裝備包中掏出消音裝,日益擰在了邀擊大槍的槍管上,接下來,他要給剩下那幅偵察員諜報員們,留給一度難以啟齒數典忘祖的忘卻。
憂念和好會成為下一期目標的節餘便服爪牙,特星散縮躲在街邊,底子沒人懵的露面出去。黑巾蒙的唐城,說是衝著是時間,從脊檁椿萱來,拎著邀擊步槍本著街邊飛快前進平移,以至於他一齊疾行到了路口那裡。倚賴街邊投影的迴護,唐城丟擲飛爪,自此啟動輕身才幹,挨飛爪下的繩,快速攀援上了街口那裡的三層裝置的屋頂。
離的近了,又還專這居高臨下的燎原之勢,站在肉冠上的唐城,經截擊步槍的對準鏡,最先克勤克儉索縮躲在內面街道裡的便裝密探。等同是利用夜景做粉飾的便裝眼線們,各自縮躲在街邊,她倆並不曉暢,這晉級她們的人,卻完好無損不受光明的影響。自覺得躲的平和的她們,並不懂得,在禮賢下士的唐城口中,他們已經經呈現在了自家的扳機以次。
“啪!”喊聲復興,一下縮躲在街邊的便衣通諜,身體一歪,便倒在了街邊的暗影裡。這一次伴同槍聲湮滅的槍焰,究竟比不上逃過旁便裝克格勃的眸子,她們到底依據一閃即逝的槍焰,認可了襲擊者的方位。只有很是憐惜,從他倆那裡到那團槍焰展示的方面,少說也有百米的區別,他們裝具的重機槍,舉足輕重打縷縷如此這般遠。
更弦易轍,她們茲都處在唐城的射距次,而但裝置了手槍的她們,卻無能為力對唐城成絲毫的勒迫。無上光捱打不還擊,認可是那幅偵察兵奸細的架子,幾個出頭露面密探冷籌議此後,立即就有抽槍在手的便裝物探,發軔順街邊向街口這裡平移。止她們移送的速並無效快,頂多到底毛手毛腳的逐月上舉手投足,並且動歲月的舉動都放的一丁點兒。
圓頂上的唐城對並不在意,他唯有一槍一槍,後續對著避在大街裡的便服眼線們罷休槍擊。等同於縮躲在街邊的租界處警們,矯捷就發現,地角天涯街口處的劫機者,如同並不想與他倆為敵。原因從他們聽到歡聲到現哨位,巡捕房的人,還一去不返其他一番掛彩說不定凋落。以求證此蒙,甚或有一度巡警有意不大意的曝露半個身子,卻遺失襲擊者朝融洽射出槍子兒。
競相間暗暗傳送音信的警士們,理科耷拉心來,以至再有心大之人,還蹲坐在街邊抽起了煙。“八嘎!那些刀兵的衷,死啦死啦的!”處警們的做派,令缺少的該署便裝資訊員們,恨的牙齒刺癢。氣不外他們理科就罵作聲來,可該署一臉笑的租界警力們,卻理也顧此失彼餘下的這些探子諜報員,更有甚者,現已在斟酌這些便裝情報員中徹底能有幾個美存離開此地。
帶隊的省籍警士見見,直爽招待部下的租界警士,順著街邊從此以後面退去,他繫念轉瞬有流彈傷到要好興許那些警。方今在尖頂上復塞入槍子兒的唐城,也消滅思悟勢力範圍公安局的人,敢這麼恣意妄為的跟特高課的便裝爪牙劃歸邊界。可他一瞬一想,這麼著猶如也是,最少他人一會存續開槍的光陰,甭再放心不下會誤傷到這些警官。
警署的人低撤出,跟友好那些人抻隔斷,這並以卵投石是哪些喜事,多餘的該署便服耳目重恨的牙刺癢。可此地終於是在租界的勢力範圍裡,在八國聯軍周全節制和共管渾波札那事先,他們也可以背#挫折警署的人。一陣脅制的叱罵從此,逵裡逐漸幽寂下,可街頭那裡的槍焰卻竟自常事閃出。
佔這建瓴高屋劣勢的唐城,奈何或者義診醉生夢死如此這般好的一番隙,靈通拉動槍栓的他,將彈倉裡的子彈愈來愈進而越加打去,火速就又打光了彈倉裡的五發槍彈。跨距街口此處數十米外的另一條街道裡,疇昔愛護於夜光陰的鴟鵂們,今夜一度不見,僅僅幾個地盤處警,正叼著菸捲團聚在街邊。
“三哥,我們誠然則去啊!”一期臉相人道的血氣方剛捕快,高聲問著她們姣好著齡最長的老警員。後人並雲消霧散逐漸敘,然斜起瞼掃了資方一眼,然後背靠著牆壁逐月蹲了下去。他這麼樣一蹲下來,別的警員也都接著蹲陰戶子來,眾人翹首以待的看此被叫三哥的老處警。三哥接連不斷抽了幾口煙從此以後,這才抬眼環視上下一心的這幾個儔,幾個四呼後來,三哥才終曰言道。
“常日都跟你們說了,在地盤職業,要多看多聽少說,第一的是,要少小醜跳樑!”三哥頓住口吻,跟腳求對準敲門聲傳出的方向,視力中卻已經透出一二厲色來。“留心聽這議論聲,這是步槍的反對聲,能採取步槍在勢力範圍裡槍擊的人,能是老百姓?咱六一面,滿共也就僅我腰裡的這支小左輪,這東西怕是連豬都打不死。爾等設嫌命長了,疏懶你們,可別拉上我去送死。”
三哥以來,雖則聽著次於聽,可這幾個巡捕卻曾公諸於世了三哥的意。險些能卒身無寸鐵的她倆,懵的跑去響槍的處,一個弄淺,那可視為丟失活命的終結。“要我說,咱們就推誠相見的待在此地就好!幹嘛上趕著去捧烏拉圭人的臭腳!”一下左眼下有一條傷疤的巡捕,粗壯的言道,另外人便應聲拍板稱是,她倆誰都決不會嫌大團結的命長。
病公子的小農妻 北方佳人
剛剛,在三哥他倆處街道臨街面的另一條街道裡,扳平大團圓著幾個租界捕快,她們如出一轍願意意去冒本條險。如是力度精練的晝,視聽語聲的她倆,容許還會虎口拔牙入夥事發地區。可現行天色都黑上來了,貿不知死活的參合加盟,誰都認識子彈不長眼,意外出收束情,繼承分曉唯其如此是他倆本人。
成千上萬的情緣碰巧以次,統統祈從井救人起的下剩尖兵細作們,一直消退等來援助,只可被唐城一槍一期,逐一射殺在這條大街裡。平淡的槍聲,像極致在暮色中被敲開的掛鐘,每一聲槍響,都委託人有一名便裝耳目被射殺。頂板上的唐城,這既是季次復塞入槍子兒,而迎面街裡,依賴性曙色埋伏在街邊的便服特工,當前也只節餘最後六人。
下剩還活著的這六個探子物探,過錯絕非想過躲進街邊的商社裡去,可以管她們若何砸門砸窗,肆裡的人都一去不返開閘恐合上窗扇。他們也待用侶伴的異物做藤牌,可她倆不如思悟,劫機者射來的槍子兒,竟能穿透屍骸,再擊中要害她們的肌體。“我老誘惑劫機者的專注,你們人傑地靈衝上來,只有縮編隔絕,我們才有履反撲的隙。”重壓以下,總算有人失去發瘋,矢志以身犯險,為另伴謀求盡打擊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