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大乾長生 愛下-第659章 下詔(二更)鑒賞


大乾長生
小說推薦大乾長生大干长生
朱霓舒一口气,露出笑容。
徐青萝好奇的看看法空,又看看朱霓。
她虽然与朱霓一起回来,却并不知道朱霓到底找法空做什么,还以为终于做出决定了。
是尽快升为司马,免得夜长梦多呢,还是等一等,暂时不升职,待修为提上去再升职,她以为朱霓终于做出了决定。
所以半路上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闲聊,说起这一阵子的刺杀情况。
看起来刺杀狂潮已然过去。
那些从海上过来的刺客们已经消灭得差不多,随着天海剑派的行动,不再有大云高手从海上过来。
她们两个互相推测,刺杀结束应该就在这几天了,熬过了这几天,刺客们会彻底死心,士气全消。
一直有刺客,让她们疲惫不堪,紧张无比,可一旦要没了刺客,她们反而有些不习惯,心里忽然感觉空荡荡的。
徐青萝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这种感觉,朱霓也有同感,两人便分析为何会如此。
莫弃 小说
两人分析了一路,来到金刚寺外院。
朱霓道:“大师,我这本《大希秘音》来自一位师姐的奇遇得来,没有问题吧?”
法空轻颔首:“确实是真正的音杀之术,你的运气极佳,竟然能得到如此妙诀。”
朱霓露出笑容。
因为神武府中,修炼音杀之术的,最强的便是自己,所以李师姐得到了这本秘笈之后,直接便给了自己,让自己看看这本秘笈到底如何。
她一翻看,便发现了这是顶尖的音杀之术,更胜自己所练,但有些担心有陷阱。
从外面得来的秘笈需要小心,如果看到有秘笈便兴奋,然后开始修炼,往往要落得一个走火入魔的下场。
武林之中,勾心斗角的算计是常态。
把自己的秘笈设置陷阱,或者有几句话颠倒,令其变得危险,这是基本的常规操作了。
法空道:“这本秘笈的上限极高,如果能得其神髓,你有望更上一层楼。”
朱霓练音杀之术,想突破更上一层楼太难,现在有了这本《大希秘音》,希望大增。
朱霓笑容更盛。
法空道:“不过,这上面的秘术,你想练成也没那么容易,恐怕需要闭关修炼了。”
她的音杀之术一旦施展,往往是大范围的进攻,在屋里修炼很容易伤及周围之人。
所以需要去神武府的秘室修炼,避免伤人。
而且这秘术也需要心神彻底安静下来,定而生慧。
如果仍兼着守卫之责,很难彻底定下心修炼,很难进入门径,这大希秘音可不是寻常的心法,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练成的。
“……好。”朱霓轻轻点头:“大师,我想等武功境界上来之后再升职。”
“甚好。”法空露出笑容。
——
第二天清晨,法空睡到自然醒来。
窗户已经被阳光照得明亮。
后山的鸟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清脆悦耳。
法空下了榻,推开房门来到院子伸一个懒腰,看到石桌旁坐着楚灵。
軍閥老公請入局 唐八妹
楚灵一袭白衣如雪,肌肤如雪,正一只胳膊撑在石桌上,撑着美丽的脸庞。
她正静静盯着法空。
法空皱眉,摇摇头:“如果说圆明寺的事,那便免开尊口吧。”
楚灵哼道:“和尚,你这一次犯错了!”
法空笑看着她。
楚灵道:“经过皇祖母与母后的说服,父皇终于答应要下诏,让你做圆明寺的住持了!”
法空眉头一挑。
他有些意外。
难道皇帝真答应要把圆明寺交给自己主持?
邪王心尖寵:囂張悍妃 小說
他知道皇帝对自己的神通极为忌惮,怕被看透。
皇帝与禁宫是有无形的力量庇护与遮挡,避免天机泄露。
但有了金睛之后,也就皇帝才能挡住神通了,其他人都不成。
当然,皇帝肯定是不知道这个消息的,还以为法空看不到整个禁宫的天机。
可看不到禁宫,一旦离开禁宫,法空便可以通过皇后与太后看到过去与未来。
甚至即使看不透皇后与太后,看宫女们,也能摸索到一些消息。
不过……
他想到了楚灵。
皇帝应该知道自己能看透楚灵的,能通过楚灵的命运,预测到皇宫的一些事。
小豬蝦米過年結婚記
难道皇帝是放弃戒备自己了?
楚灵得意的笑道:“这一回,你没什么可说的了吧?”
法空笑道:“如果皇上真下诏,我奉诏便是。”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抵赖。”楚灵哼道:“我今天便把这消息说给皇祖母与母后听,她们一定高兴坏了。”
尽管父皇答应下诏,可皇祖母与母后还是担忧和尚会抗诏不遵,不答应做这个住持。
和尚真铁了心要抗诏,多的是办法,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一走了之,不来神京。
凭他的神通,一会儿在神京,一会儿在大雪山金刚寺,一会儿在光明圣教,总之神出鬼没,无处捕捉。
他要是一直说有事不能奉诏,难道父皇还要下旨申斥不成?
法空道:“我觉得,还是先别跟太后与皇后听。”
“为何?”楚灵不解。
法空笑道:“皇上不是还没下诏嘛。”
“你说父皇会耍赖?!”楚灵蹙眉:“不可能!父皇既然答应,怎么可能反悔!父皇做不出这种事!”
她对楚雄的信用是极相信的。
只要答应了,那一定会做到,绝不会耍赖。
法空笑了笑:“他是做不出,可是如果有人撺掇呢?例如冷飞琼。”
楚灵脸色一变。
徐青萝端了一盘水进来,好奇的看向楚灵变来变去的脸色,觉得好笑。
楚灵咬咬牙:“我绝不会让父皇耍赖的!……这便去找父皇下诏。”
她转身如一阵风般跑出去。
徐青萝疑惑的看向法空。
“圆明寺。”
“哦——”徐青萝恍然大悟。
她知道楚灵这一阵子一直纠缠不休,就是想让法空做圆明寺的住持。
“师父,皇上要是下诏呢?”
“那只能奉诏了。”法空笑了笑。
他知道,即使皇上下诏,其实也盼望着自己能抗诏不遵的,这样便皆大欢喜。
可他却不会顺皇上的意,不会抗诏不遵而留下把柄。
真要敢下诏,自己就敢奉诏。
“皇上真会下诏?”徐青萝知道皇帝的心病,不觉得会下诏。
法空点点头:“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圆明寺呀……”徐青萝露出笑容。
法空接过毛巾拭过脸,递还给她:“圆明寺住持也没什么热闹看,开坛的事如何了?”
“师父放心,消息已经扩散开去,……神武府与步兵衙门都表示会配合,绿衣司与南监察司也会配合。”
“嗯,那便好。”法空满意的点头。
徐青萝办事还是很让他放心的。
林飞扬忽然一闪,轻声道:“住持,宫里来人,有皇上的诏书。”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