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說 信息全知者笔趣-第九百七十二章 執黑者相伴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林立看着黄极,从灵魂海中,拼凑出一个又一个当年那个时代的亲历者。
然后又送他们去投胎,似乎在从他们被删掉的信息里,不断收集线索。
林立愤愤道:“我懂了!”
“你没懂……”黄极知道他会说什么,有些好笑。
只见林立想当然道:“当年信息开放,此人借此超越了太一,第一个达到了所谓的根源级,然后抹去了所有威胁自己的力量!”
“原本我们可以直达根源,然而这样的时代,被这家伙封锁了……可恶,又是个封锁者!”
黄极挥了挥手,啧啧出声道:“啧,你非要这么评价他,只能说你太狭隘了。”
“你能想象,一本书记录了宇宙所有的种族,随便打个勾,就灭绝一种生命形式吗?你就算是太一,也是一笔勾销。”
“你能想象,一个生物长着电风扇脑袋,可以虚化穿越一切障碍,瞬间移动,强行挖走你的心脏吗?”
“你能想象,你永远遭受着雷劈,用任何形式阻挡,那雷电的能量都会以指数增殖,直到击穿防护吗?如果你躲到黑洞里,那雷电的能量会超过整个十维宇宙,毁灭一切!”
“亦或者世界出现一种怪物,无敌且绝杀一切靠近它的生命,唯一对抗的方式,就是献祭知识。但是被献祭的知识永远无法被人理解,哪怕答案摆在你的面前,你也看不懂。”
“这些东西,独一无二,超然物外,宇宙自然法则都拿它们没办法。”
“万物适应自然,但自然要适应这些绝对的特性。它们混乱的出现,只有它们自己可以对抗自己,其他一切事物都是被玩弄的对象。”
林立怔怔然道:“果然无理……”
他想了想,只能用‘无理’来形容,他要真撞上这种鬼东西,都要骂一声岂有此理了。
外星人一炮把地球轰了,也算是死得明白,科技不如人啊,地球人有本事也造歼星炮,把人家轰了。
可如果别人在书上打勾,然后人类没了。反之人类就算发展亿万年,只要没这本书,永远别想做到这种事。
就算发展到太一,人家一勾,还是没了,这不是岂有此理吗?
黄极又道:“那人删除了所有绝对特性事物,至此这些东西再也不会出现,可谓绝地天通。”
“不过他并没有封锁我们,删掉我们宇宙直达根源的道路,而只是修改了一下。”
“全宇宙的生灵,一定条件后就可以拥有信息直觉,并可能领悟所谓的根源算法,踏上根源级。”
林立想起来了,以前黄极就说过这个,连忙道:“当初大哥说领悟根源算法,就能救大家,原来这条路,是这个家伙故意留下来的?”
“如果他不留下这条路,太一就是所谓的终极。”黄极平静道。
林立心中哗然,掀起轩然大波。
这完了啊,通往根源的道路,尽在人家的掌握之中。
“大哥,你的信息感知,也是他创造的吗?”林立心事沉重,他在幻境中,觉得与九维究极体为敌,就已经很可怕了。
没想到还有更厉害的。
黄极摇头道:“我不知道。但信息直觉的获取条件,是他篡改过的。”
“原本没有这么麻烦,只要有九感就行。”
“但现在非得先全知宇宙所有自然规律,且智慧达到混沌级数学直觉。”
黄极能很清楚地看到拥有信息直觉的条件,乃至于还能看到,这是个新版条件。
原本星神都可以拥有信息直觉……
林立神色一凝:“提高难度了?是他不希望有人达到吗?”
黄极笑了:“真不想有人达到,就直接删了,宇宙从此只有非根源级,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可他还是留给众生一线出路,他这个条件,想要达到,基本只有九维究极体可以。”
“也就是说,当科学走到顶点,有两条路选,一个是遵循科学,走向太一,达到终极自然。”
“还有一个便是探索那不自然的根源级的力量,走向超脱。”
“自然的路,走得完。而信息的路,走不完。前者有穷,后者无限!”
“科学顶点的人们,可以自己选。”
林立明白了,这么看,此人反倒心怀天下。
他删除所有绝对特性,看似好像是不想要别人拥有和他一样的力量,但可能只是在保护自然。
想想也知道,本来世界自然而然,忽然在地球七世纪期间,冒出一堆绝对特性,还碾压所有自然规律。
某种能力,不消耗能量,跑去消耗张三……那宇宙还不乱了套?就好像黄极举得那些例子一样,太岂有此理了。
此人将一切修改回自然的模样,这其实在守护秩序。
想到这,林立奇怪道:“那他为何要害死大家?”
黄极平静道:“林立,不要把失败和惨痛的结果,都归结于别人,然后以所谓的‘罪魁祸首’来自欺欺人。”
“破壁军团的灭亡,是我害得。”
林立激动道:“大哥,你说是他把破壁军团的命运,归于一个死结,你想救都救不了,这不就是他害死的吗?你愿意宽恕而不怪他,我怪!”
黄极失笑摇头:“这不是宽恕的问题,你可以怪,因为你是凡人。”
“此人如天意,以命运终结了破壁军团,同样的事,我也做过了无数次。”
“破壁军团诸多天骄,本不会死,是我引领他们加入紫微,改变了他们的命运,让他们接受了我的理念。最终在澎湃的理想与信任下,他们选择了自杀,死在最辉煌的那一刻。”
“命运的死亡,是那人收束的,但路……是我领的。”
“如果我没有把他们领上这条路,天衰现在还是星群级……可能还在搞养殖呢,但至少在母世界活得好好的。”
“我想改变世界,继而让大家遭受了命运的反噬,这就是我害得。”
“我的心太大,却没这个本事扛住,不怪我怪谁?”
林立哑然了,人总是看着眼前,继而怨天尤人。
可黄极不会,他自己也是摆布命运者,虽然是所谓的最美好的情况,但那并不是世界的命运原本应该达成的局面。
“可是大哥,你要创造的世界何等美好,团结大家难道还错了?难道宇宙就该是黑暗冷酷的?”
黄极摇头道:“此人守护的是自然,不管以前的宇宙何等模样,终究是自然而然的。”
“人人都可以去改变它,唯独我的改变,必须得到遏制,因为,我作弊了。”
林立想起来,黄极天生拥有信息感知。
这是绝对特性,而所有的绝对特性都被那人删了,黄极可谓是个特例,是个异数……
黄极能随心所欲地看穿命运,改变命运,继而是自然命运的对立面!
仔细想想,破壁军团十万亿天骄全体超维,紫微之势,煌煌昊昊,对这个宇宙原本的自然命运,是何等冲击?
“林立,不是他喜欢以前的宇宙,也不是他讨厌我要创造的世界,而是他要维护自然!”
“他既代表着天命,执掌着全宇宙的信息,是一切自然的守护者,可也有着人性。”
“人之异类者为鬼,所以他这种存在,应该叫做‘天鬼’。”
“不过,我更想叫他……执黑者。”
林立浑身一震,如醍醐灌顶,终于理解,黄极要对抗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执黑者!黄极如此称呼对方,可谓极度微妙!
林立隐隐感觉黄极在与某种存在博弈,他一直以为是命运本身,原来是个掌握了宇宙设定的人。
这个名号,非常中性!既是博弈对决的敌人,也是手谈切磋的友人。
黄极以天生的绝对特性力量,改变无数人的命运。
而大自然的抑制力,在黄极面前无能为力,于是同样拥有绝对特性的执黑者,就亲自来报!
不是他不喜欢黄极的改变,而是……哪怕原本那个世界不好,也不是黄极能随便就决定的。
前者是自然选择,黄极是超自然选择,虽然后者更厉害,但不是说厉害的就理所应当。
绝对特性碾压自然,可执黑者却扫清所有绝对特性,显然无比尊重大自然。
如此,黄极的作为,必须遭受命运反噬,不然那些被黄极淘汰掉的人的命运,如何交代?
那些人,不管对错与善恶,至少按照原本大自然的进展,他们的结局必然不会和现在一样。
如果说,黄极代表承载世人的地,那么执黑者,就是代表客观自然的天!
天地相博弈,哪有什么对错?只有胜负!
总不能说,只许黄极一直下白子,不准对面有人下黑子!
他一直改变自然,还不准自然还手了?
宇宙非根源级的大自然还不了手,就有这执黑者出手。
林立理解了,继而沉重道:“既如此,执黑者肯定不会允许大哥复活天衰他们……”
“是的……也不会允许我篡改原有的科学设定。”黄极严肃道。
林立目光如炬,凝重道:“所以那执黑者……就是我们的敌人!”
“大哥,他那么强,为何不直接把你杀了?或者删了你的记忆?他想必有无数的不可抗力,能扭转乾坤。”
黄极认真道:“我终究是土生土长的人,是这个宇宙的一部分,我虽然天生有信息感知,但却是因为别的原因,且我的执行力不是根源级。”
“我从头到尾,都是在使用自然的力量,顺天应人。即便是黑洞蒸发,其实原理也是高维技术。”
“他除了在命运上,让我自食恶果以外,不会直接出手……”
“除非,我也能篡改信息,扭转设定。”
林立瞳孔地震,黄极生而如此,有信息感知不是他的错,他想改变的世界,也是顺应芸芸众生心中的愿景。
如果执黑者一概就把黄极杀了,表示:你的出生就是个错误。
那这个天意,林立就只能说去他娘的了。毕竟执黑者自己,掌握根源级力量,难道就不是错误了?
存在就有道理,执黑者行事很有一套,既有天的无情,又有人的思考,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很值得尊敬。
黄极与他是守护各自不同的立场,无关于对错。
按照自然科学的角度,π级灵魂是死透了。想要复活天衰他们,就必须要有根源级,在信息层面操作。
太一也只有一个,且宇宙唯有自私现实的人可以大行其道,这些都是天经地义的设定,人人都只能面对这现实。
黄极要彻底改变它,就必须达到根源级,但这就是逆天而为了,一旦黄极这么做,执黑者就会亲自下场阻挠。
但黄极背负着无数的信任,走了这么远的道路,又岂会妥协?
到时候就是无上大战。
“大哥,你有信心吗?”林立期盼地问道。
执黑者可不是九维究极体那种强大,他的强大是无法描述的,都玩弄设定了,可以直接当做是个全能者!
只见黄极理所当然道:“我当然有信心!”
林立大喜:“果然什么事都难不倒大哥,连执黑者都有办法对付!”
怎料黄极又道:“不,我没办法。”
“啊?”林立当场尬住,合着光有信心啊,胸中实无一策?
黄极坦然道:“我才六维,仅仅从宇宙的信息中读到他的存在,我都不够了解对方,何来对策?”
“据我推算,可能我达到根源级,也没办法……”
“那大哥你哪来的信心?”林立嘀咕道。
黄极平静道:“因为我有决心。”
林立沉默,黄极的意思是必须做到,不然呢?总不可能畏缩,如果放弃,妥协,他就不是黄极了。
總裁強寵,纏綿不休
细思恐极!
这话赫然是林立有史以来,从黄极口中,听到过的最没有信心的话了!
头一回,不是黄极胸有成竹,而是凭着所谓的‘决心’而自信。
“那家伙也不过是个厉害点的人,他凭什么代表自然,阻挠大哥的道啊!”林立咬牙道。
然而黄极却道:“我也只是个人,凭什么代表众生。”
“因为大哥理解一切众生!乃是应运而生的圣贤!”林立激动道。
黄极淡淡道:“你以为他不是?”
林立愣住。
黄极又道:“站在他的角度,我的信息感知是万恶之源。”
“他想维护自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删掉我的信息感知,但他没有这么做……”
林立眼睛一亮道:“可见他做不到!”
“那倒不一定,我也不知道我的特性从何而来,也可能只是他不想删。”黄极说道。
林立的心又沉了下去,如果是不想做,那意味着执黑者最终有必胜的把握。
人家就等着黄极踏上根源级,一战定乾坤。
到时候黄极人都没了,特性自然也就没了。
“为什么要给机会?没道理啊。”林立奇怪道。
黄极笑道:“世界本身是特性与自然糅杂,他也是应运而生之人。他删掉了所有绝对特性,守护自然,也同样背负着无数人的意愿,乃是为了众生好……”
林立点头,这个他认,如果动不动有人拥有绝对特性,碾压自然规律,那这个宇宙要给玩死。
自己之前还以为执黑者想独掌信息,的确有失偏颇。
现在宇宙还如此科学,都是执黑者的功劳。他若真要独掌世界,不可能没人记得他!
可黄极话锋一转:“但世界上最混账的一句话,就是‘我是为了你好’。”
“诶?”林立惊愕了,仔细一想还真是。
真正为了别人好,不是说‘喏,我给你准备了这条路,你以后就干这个,你要听我的,我为了你好’。
与其自己认定一个最好的选择,不容置疑,倒不如多给人一些选择。
而自己选择的路,就要承担后果,怨不得别人。
黄极的命运之手,从不绝对。
原本宇宙善行未必有好报,因为大自然没有善恶,自然选择就是冷酷的,因果也是不以意志为转移的。
常常有人利于万众,但因果线全是负面的……好报的可能基本为零!
黄极纵观信息,看了太多不合人情的冷酷因果。于是出手调整正面与负面结果的比例,而标准则按照人为定义的观念去权衡。
而即便是要淘汰的人,也有生路,其命运网罗也一直都不是绝对的,毕竟他都没有根源级力量,他的实际操作手段,全部都是‘大势’。
黄极一直给别人机会,总是告诉别人生路,乃是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打他的脸。
真有人能逆潮流而上,没做出他给的取死之道,那此人的存在就是合理的,只是可惜,这样的人,太少太少了。
同时,这也是黄极绝不会怪别人的原因。
他想救破壁军团,却没能打破自己的命运,就只能怪他想要的太多!
如今黄极想改变整个宇宙,还要复活众人,打破π级灵魂不可复活的自然法则,赢了就是他的本事,输了就是他活该,其他没什么好说的。
不是一句为了苍生,他就该赢的。
黄极感慨道:“同样,执黑者维护自然,不代表不能接受反对意见。”
“他本可以彻底罢黜一切触及信息的道路,但他做事还是留了一线。给了自然众生,挑战他的余地。”
“也就是说,他在寻求一种‘可控’,而非极端。”
“他立下规矩,就得允许别人反对乃至反抗,此为公心。”
林立惊了,难怪黄极说这个天,还有人心,都玩弄设定了,所有人听他的就完了,结果还给人留下上访的路子。
他并不堵死黄极所有的路,也不提前除掉黄极:全知是吧?想篡改科学设定是吧?来,我等你击败我。
这人其实和黄极好像,一阴一阳谓之道,万物抱阴而负阳。
黄极与执黑者都并非完全站在一个极端,都能包容彼此,只是一个更偏向于自然选择,一个更偏向于众生选择,对立而又统一。
林立越想越茫然,乃至不寒而栗。
他平生第一次发现,还有和黄极一样‘伟大’的敌人,有着同样高度的器量。
如果执黑者,只是强大,林立还不觉得什么,一路走来,强者多了。
但每一个都有取死之道,黄极每一次都以煌煌大势而胜,仿佛对方不输都不合理!
九维究极者何等强大?六维的他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内心深处,林立并不畏惧,他觉得这些个超维者,根本不配与黄极相提并论。
幻境里,把九维究极者吹得天花乱坠,什么掌控一切,科学道路都是他们的游戏,连黄极都是被创造的。
可是这些林立都不怕,他最后心态崩掉,主要是发现了黄极的孤独。
但执黑者不同,林立竟然挑不出对方的毛病来。
人家代表了自然,黄极代表了众生。
逼格上,好像对方还高一些,那可是天,而黄极只是人。人人都是大自然孕育的,只是孩子而已。
客观上来讲,人心算个屁,凭啥人定胜天?
如果林立不认识黄极,他甚至觉得黄极没有非赢不可的道理。
这样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大概是有史以来,黄极所知最强的敌人,也是他唯一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