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654章 緒方vs“英國火槍手”!【5400】讀書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太阳东出西落,是世间的常理,时值下午六时许,太阳便半推半就地挪到了西边的天际线。
使尽浑身解数,洒出一束束依然让人感到湿热的夕阳后,终于缓缓沉入地面。
太阳落下,夜幕挂起。
今夜是个大晴天,月光将大坂的每条街道都照得宛如白昼。
“哎呀。”阿町一边用硕大的汤勺搅弄着身前那口大锅的汤汁,一边扭头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出赞叹,“今夜是满月之夜呢,月亮真漂亮。”
“阿町小姐。”坐在阿町对面的阿筑这时道,“白萝卜已经切好了。”
“好。”阿町将视线挪回到身前的大锅,“来,把白萝卜给我吧。”
绪方此时正坐在窗边,整理着稍稍有些散乱的发髻。
将头发打理整齐后,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刀并缓缓站起身。
“那我去取刀了。”绪方将那2把用来暂时顶替大释天和大自在的便宜货挂回到左腰间。
“嗯。记得快去快回哦。”将阿筑切好的白萝卜拨弄到锅中的阿町道,“锄烧再过一会就能煮好了,可别让我们两个等太久哦。”
“放心吧。据我的估算——在我将刀取回来时,你们的锄烧大概都还没煮好呢。”
锄烧——日本的经典料理之一。
它有着个更为人熟知的名字:寿喜烧。
所谓的锄烧,可以理解成日式火锅。
这道菜最先源自农民阶级,为了吃饭方便,农民们常常将食物直接放到锄头的上面,然后就这么烤熟着吃,于是便有了“锄烧”这一名字。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道原本由农民阶级创造出来的粗糙料理,渐渐流传、普及开来,直至如今的宽政年间,锄烧已成了一道深受各个阶级喜爱的名菜。
“你们可要注意哦。”绪方正色道,“可别把人家的旅店给烧了。”
“放心啦。”阿町晃了晃她手中的大汤勺,“这种错误,我们才不会犯啦。”
今夜,绪方他们决定在他们的旅店房间里吃锄烧。
自来到大坂后,绪方他们每顿饭都是去旅店外头的各座饭店解决。
虽说各座饭馆的饭菜都很好吃,但不知为何,一直到今日,绪方他们都没有碰上一家锄烧煮得合他们胃口的饭店。
绪方对火锅的感情,算不上好也算不上坏,吃不吃得了好吃的锄烧,对绪方来说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但阿町和阿筑可不这么想。
锄烧是这俩女忍最爱吃的东西之一。尤其是阿町,她对锄烧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阿町非常喜欢那种与伙伴们围在一口大锅旁,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一起在锅里熬煮食物的感觉。
明日上午,他们就要与源一、牧村他们一同启程离开大坂,前往高野山。
自明日起,未来可能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没有那个条件再安安静静、快快乐乐地坐在一起吃锄烧。
所以今日中午时,阿町便提议:今日晚上,我们一起在旅店里吃锄烧吧!
阿町刚发出这提议,阿筑便立即出声表示同意。
面对如此兴致勃勃的阿町,绪方自然是找不到什么反驳她的理由,他本就一个对吃饭没啥讲究的人,于是也表示同意。
下午时,绪方、阿町、阿筑他们仨花了好长时间才成功说服了旅店的人允许他们在房间里架锅煮锄烧。
本来,他们是想将风魔也叫来,他们4个一起来热热闹闹地吃上餐饭的。
但很可惜——风魔今晚已经有约了,他今晚要在他那老部下:仙兵卫的家中吃饭。
对做饭,绪方算是十足的半吊子,他只会将食物煮得能吃,而没法把食物煮得好吃。
因此,自知自己待在旅馆也帮不上啥忙的绪方,便决定在这个时候去予二大师那将他的大释天、大自在取回来。
今日,是他和予二大师约定好的取刀之日。
飄渺 之 旅 2
这一日,绪方可谓是苦候已久。
他早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去看看予二大师将他的刀修得如何了。
绪方本就计划着要在今夜去取刀,因此在阿町、阿筑她们俩煮锄烧的这空档去取刀的话,时机正合适。
将刀取回来时,阿町她们俩大概也将锄烧给煮得差不多了,对时间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利用。
虽然自知阿町不是那种煮个饭都能把房子给点着的笨蛋,但为小心起见,绪方还是认真叮嘱了阿町、阿筑一番,让她们俩小心用火。
叮嘱完毕后,绪方才拿过自己的那件放在旁边地上的深蓝色羽织与斗笠、面巾。
“那我走了。”绪方穿好羽织,戴好斗笠与面巾。
“真的不需要让阿筑或我来陪你去取刀吗?”阿町问。
“不需要啦。”绪方以没好气的口吻说,“我又不是什么干啥事都需要有人陪着、盯着的小孩,我很快就回来。”
说罢,绪方不再多停留,紧了紧披在身上的羽织后,快步离开了房间。
刚走出旅店,股股虽有些冰凉,但吹拂在脸上却并不会让人感到不适的微风便一阵接一阵地扑到绪方的脸上。
——真是一个舒服的夜晚……
望着悬挂于天际的圆月,绪方的双颊泛起笑意。
天气晴朗,圆月当空,还有柔和的微风拂面——绪方好久没碰到这种令人感到如此舒服的夜晚了。
阿町他们煮好锄烧,还需一段并不短的时间,所以绪方也不着急,用着不徐不急的步伐朝予一大师的住所缓步走去。
用现代的时间单位来计,眼下大概是下午的六点半。
夜幕并未让这座“日本第一商都”彻底失去活力。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饭菜香,街道上仍旧是人来车往,新町等许多只能在夜晚一展活力的地方,纷纷展现出令人目眩的繁华。
予二大师的住所位于大坂一处极偏僻的地方。
朝予二大师的住所笔直进发的绪方离开了一条接一条热闹的街道。
离繁华之地越来越远。
距冷清之所愈来愈近。
很快,再无几道商贩的吆喝与车轮转动的隆隆声传入绪方耳中,鼻尖也没有诱人的香气在萦绕。
映照在绪方身周的光芒,也只剩月光。
就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般。
……
……
大坂,某座冷清旅店的顶层房间中——
“拜乡。如何?目标出现了吗?”一名神色冷峻的俊男,朝坐在他身旁的一名面容狰狞的独眼男子问道。
被称为“拜乡”的独眼男,其左眼眶空无一物,只有一个骇人的空洞。
他用双手端着一根单筒望远镜,将他仅有的那一只眼睛紧紧贴住镜头。
“还没有。”拜乡撇了撇嘴,“哈……真是无聊啊……佐久间,我们到底要像这样等到啥时候啊?”
“等到我们的目标修罗出现为止。”俊男……也就是佐久间冷冷道。
“真麻烦……”拜乡放下望远镜,然后将左手食指伸进自己那空无一物的左眼眶,抠着左眼眶内的灰尘,“那个什么一色直周不是说修罗今天会去取刀吗?”
“我们在修罗取刀时的必经之地都埋伏那么久了,怎么到现在都不见那修罗的人影?”
“那个一色直周不是透露假情报给我们了吧?”
“今天还未过完呢。”佐久间的语气仍旧冷冰冰的,“继续等吧。说不定修罗会在晚上才来取刀呢。”
“啧……”拜乡撇了撇嘴,“还好今夜是晴天加满月,视野良好。”
埋怨过后,拜乡将望远镜再次端起。
镜头刚一重新贴回到他的眼前,拜乡的表情便一愣。
“哈哈!”
一抹狰狞的笑,出现在了拜乡的脸上。
“佐久间,我们的苦候,总算是没有白费啊!”
听到拜乡的这句话,佐久间先是愣了愣,随后赶忙从怀里掏出望远镜,朝远处的某条街道看去。
重生:医女有毒 楚笑笑
一道披着深蓝色羽织、头戴斗笠、脸挂面巾的身影,映入镜头里。
“……特征完全吻合。”佐久间缓缓放下望远镜,“拜乡,准备干活吧。”
……
……
绪方环顾四周,看着自己目前所身处的这条异常荒凉的街道,忍不住感慨道:
——这里真是冷清啊……果然啊,不论是多么发达的城市,市内也一定会有那么几个地方非常荒凉。
这里是前往予二大师住所的必经之地,因此这个地方绪方之前已经来过一次了。
之前,绪方就被这个地方的冷清所惊到。
即使已经亲眼目睹过一次这地方的冷清了,但在再一次路过此地,绪方仍旧是难掩心中的感慨。
然而,就在这时,绪方的脚步一顿。
——不对……
绪方猛地以警觉的目光看向四周。
他知道这个地方的确很冷清。
但此时此地,却实在是太过“冷清”了。
倒不是人或声音少过头了。
而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冷意。
绪方也不知该怎么用词汇来形容此时空气中的这阵阵冷意。
这是像他这样身经百战的人,才能感受得到的冷意。
哗啦啦啦啦啦——!
冷不丁的,绪方的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绪方立即向身后一看——
只见两拨人如潮水般自他身后的街口左右两侧涌出。
这两拨人迅速奔到街口的中央,组成一个紧密的三列线阵。
这3列人的总数,约在60左右。
他们的腰间都佩着打刀和胁差。
他们的手上,都端着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摄人寒芒的武器。
燧发枪!
望着这60余柄明晃晃的燧发枪,绪方的瞳孔猛地一缩。
而就在绪方的瞳孔缩放的同一瞬间——
嘭!嘭!嘭!嘭!嘭!嘭!嘭……
站在第一列的人将手中的燧发枪放平,把枪口对准绪方,扣动了扳机。
这些火枪手的动作整齐划一,速度极快。
但绪方15点的反射神经所带给绪方的反应速度,要比火枪手们的动作更快一些。
15点的反射神经与18点的敏捷相互配合,绪方纵身一跃,跳进旁边的一条昏暗小巷中。
子弹如雨点般呼啸而过。
燧发枪的精度虽差,但这些枪手和绪方之间的距离只有40多米。
这么近的距离,总能有那么几发能打中目标。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倘若绪方刚才还傻站在原地的话,至少会有5发子弹将他的身体给射个通透。
刚跃进小巷之中,绪方便立即如条件反射般抽出腰间的打刀。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纷乱的思绪从绪方的脑海中逐一划过。
——燧发枪……他们并非官府的人……那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绪方现在面沉似水。
他刚才看得很清楚,这些人手中所拿的武器,可不是火绳枪,而是货真价实的燧发枪。
江户幕府现在所用的火枪仍是火绳枪,所以可以先排除掉这伙人是官府的官差的这一可能性。
在江户幕府闭关锁国、轻视火器的当下,别说是燧发枪了,火绳枪都非常稀罕,民间团体连拿到火绳枪都极为困难。
而这伙突然对他发动袭击的人,却能一口气拿出六十余挺燧发枪……
不仅如此,从这伙人刚才的动作来看,他们并非是什么“只是拿着火器的普通人”。
他们刚才那整齐划一的动作、工整的队列,不论怎么看,都是饱经训练的精锐之师。
这帮人是谁?为何要这么大张旗鼓地偷袭他……
想问个清楚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而眼下,绪方最想弄清楚的问题是:这帮人的目标,是仅只有他一人,还是说与他作伴的阿町、阿筑也同样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刚才出门前,阿町和阿筑二人开开心心地煮着锄烧的画面,在绪方的脑海中闪过。
绪方的脸,现在阴沉得仿佛随时能滴出水来。
……
……
“不愧是修罗啊……竟然这都能躲过去。”藏在远处,站在枪阵最后方的拜乡咧嘴笑了笑,“他躲进那条小巷里了呢。真可惜……我们这个视角看不到巷内的光景,要不然,真想看看那个大名鼎鼎的修罗是什么表情。”
“丰臣大人果然了不起,请‘英吉利国的陆军教官来培训我们的勇士’的这一决议,真是太英明了。”
“佐久间,你瞧瞧,我们的勇士的这些精湛的动作,已经和英吉利国的红衣军没啥差别了呢。”
“修罗他现在与其说是在我丰臣勇士战斗,倒不如说是在和英吉利的红衣军交手。”
拜乡在那侃侃而谈着。
佐久间并没有对拜乡所侃的这些话立马做出回应。
而是先大手一挥:
“前进。”
佐久间的这道命令刚下,立于他和拜乡身前的三列火枪手们立即端着枪,迈着整齐的步伐,向前徐徐踏进。
在命令火枪手们向前后,佐久间才跟身旁的拜乡淡淡道:
“在那些英吉利国的陆军教官的训练下,我们的勇士的动作,之精湛,的确已和英吉利的红衣军不相上下。”
“但论实力,还是和英吉利过的红衣军差远了。”
“不说别的,光是实战经验,我们的勇士就有着极大的不足。”
……
……
——得赶紧回旅店……
虽然担心着不知会不会受到攻击的阿町和阿筑,但绪方并没有因此而失掉冷静。
即使听到了巷外的敌人们正朝这儿步步逼近的声音,绪方也没有丝毫的紧张或慌乱。
这是身经百战、历经风浪后所培养出来的心性。
最强改造 小说
——我现在带在身上的这2柄破刀……只要被子弹打中一下,大概就会断掉吧。
绪方瞥了眼现在提在右手的打刀和仍旧挂在腰间的胁差。
自己这2柄临时买来充数的便宜货的质量有多低劣,绪方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就凭这2把刀……想把射过来的子弹给劈开,完全是痴人说梦。
——也就是说……对于射过来的子弹只能进行闪躲吗……
绪方侧耳聆听巷外众敌的脚步声。
——他们目前与我的距离……大概还剩30来米……
——他们走得很慢……是知道我目前所藏身的这条小巷是死胡同,根本逃不出去吗……
绪方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巷子尽头——他目前所藏身的这条小巷很窄很短,一眼便能看到被封得死死的巷底。
——他们对这条街道的巷弄布置很熟悉……也就是说他们有提前侦察过这个地方……有备而来呢。
依据着自己目前的观察,绪方迅速推理了出来——这帮尚不知底细的敌人,是有备而来。
这帮不知底细的家伙知道他今日会途径这个地方,然后提前在这个地方展开侦察并布下埋伏。
绪方将视线从巷底收了回来。
——这帮人的动作,和军队一样……和此前在虾夷地所碰到的那些哥萨克人完全不同。
——此前在虾夷地对阵过的那些哥萨克人,只能算是散兵游勇。
——先……稍微试探一下吧。
绪方将脚边的一瓶空空如也的酒瓶拾起,然后朝巷外用力地一丢。
在看不见巷内情况的火枪手们的视角里,一只酒瓶冷不丁地从巷子内飞出。
将酒瓶扔出去时,绪方清晰地听到——这帮火枪手的脚步声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凌乱。
——脚步声乱了……他们被我扔出去的酒瓶给惊到了。
——这么容易被突发情况给惊到,他们的神经高度紧绷着呢。
绪方以笃定的口吻在心中这般说。
——动作虽然精湛,但心性还有所欠缺……这说明他们的实战经验相当不足。
——既然如此……他们一定非常不擅长应付会让他们出乎意料的敌人。
绪方仰起头,看向将他目前所身处的这条小巷给夹在中间的两座木屋的屋檐。
一个能迅速击溃这帮敌人的计划,在绪方的脑海迅速成型。
然而……
就于此刻——
“唔……!”
绪方的双眼猛地圆睁,并抬起手按住自己的左脖颈。
左脖颈处……传来阵阵疼痛。
这一股股自绪方左脖颈处冒出的疼痛,迅速传遍了绪方全身,让绪方感觉身体的各处都如针扎一般。
“该死……”绪方咬了咬牙关,发出低吼,“怎么……恰好在这个时候……扯我后腿……”
******
******
作者君还以为本月初只有1号到3号这3天是双倍月票时间,没成想竟然不是。本月的双倍月票时间从1号持续到7号。
也就是说——今天才是本月月初最后一日的双倍月票时间。
因此……求月票!QAQ求求大家投月票给本书吧!
PS:作者君前些天淘到了做工还不错的盗版手办,这个手办的造型,相当符合阿町和一色花的“熊能够堆放在和服腰带上”的设定,给大家康康(只能在起点里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