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線上看-第652章推薦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此时的山巅经过一场惊世大战后,满目疮痍,一片狼藉,随处可见倒塌的山峰和残垣断壁。
晋安力竭坐在山巅边缘位置的废墟上,满脸疲惫的喘着气。
“下雨了吗?”
“好像雨又停了……”
晋安抬着手掌,仰头望着太阳方向,低声自语着。
冥冥之中,仿佛有未来经,拨动现在经,照见过去经,历史出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与佛国何其相似。
“看来佛国里还藏着许多秘密,等我找到削剑,有时间后再去一趟佛国,一探历史真相。”
晋安收回思绪与手掌,目光平淡看着脚下的黑石城,和站在街上如同石化了般的一个个人影。
山上的风很大,吹散大战过后的满天烟尘,山风主动避让开晋安,显露出大惊世大战过后的平静废墟。
阳光顺着上山石阶,尸山血海,最后照洒在晋安身上,他身后那些废墟尘埃在阳光下反射出灿烂光芒,整片废墟,只剩下一个活人。
此时此刻,满城的人,全都不可思议看着坐在山巅废墟里的那个男人,在他们眼里,晋安座下的残垣断壁并不是废墟,而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王座。
这个男人。
孤身一人打上黑石氏与自在宗。
成为了这片土地新一代的王。
超过过去,镇压现在,注定要成为高原雪山新一个史诗传说的新王。
看着高层被屠戮光,就连佛法最至高无上的千手尊者都不敌那个汉人道士身影,黑石氏一族惊骇欲绝,然后跪地痛哭,无法接受现实,悲痛高喊千手尊者继续复活杀死汉人道士,而随着无人回应他们的高喊哭声,他们心中的坚固信仰也在一点点崩塌,那是一种绝望。
除了黑石氏一族外,其他外来者与晋安并没有仇恨,经过起初的惊愕与不敢置信后,他们面色郑重抬头望着孤坐在山巅废墟上的男人。
“今日这黑山城一战,注定要载入史册!又要有一代新王替换旧王!”
“你少说了一点!谁能想到他还这么年轻!他的未来,无限可期!”
“是啊!想不到我此生也能有幸见证第三境界的绝世一战!这就是传说中的陆地神仙,三之极境界吗,光是两人交战泄露出的恐怖能量就让我无力反抗!”
有修行者还没从这场惊世骇俗的大战里回过神,因为实在是太冲击心神了,太强大了,蚂蚁过早窥视到大象身躯的伟岸与庞大,眼里只剩下绝望。
“我认得他!是当初在西昆仑山,一人独战天竺人的漫天神佛围杀的那个三头六臂托天大魔神元神!想不到会是他!果然,也只有他,一人镇杀一国全部高手的绝世猛人,才能干得出一人镇杀几十尊天竺神佛围杀的壮举!”
“真的会是他吗?我记得在西昆仑山时,这位魔神,还是第二境界吧?”有人疑惑。
“你没看到刚才他白天元神出窍,御物法器神光击毙自在宗千手尊者的那一幕吗,第二境界怎么可能做得到这种隔空御物的陆地神仙仙术!”
随着更多人从晋安一个人强杀第三境界强者的心灵震撼中回过神来,此时的黑山城人声逐渐鼎沸起来,有更多人开始打听有关于晋安的一切。
“话说,你们有谁知道那个年轻道士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杀上黑石氏和自在宗的吗?”
面对这个问题,大家都是纷纷摇头,都表示不知情,然后开始有更多人询问身边人同样问题。
直到问及曾去过西昆仑山挖掘雪山神迹的人,这才有了答案:“或许,他是为那些农奴来的。”
回答的人,抬头看着如王者孤坐在山巅废墟上的男人,目光有敬重,钦佩,严肃,这世上从不缺强者,但缺少能让人从心底里油然而生敬意的侠者。
“农奴?”
“西昆仑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跟我们说说。”
在大家的不断催问下,那个人开始讲起晋安一行人在西昆仑山时,如何照顾那些农奴,甚至为了那些农奴,不惜与高原几大部族发生冲突。更甚至后来在强势灭杀了黑石氏与仇生家族进西昆仑山的所有人,与两族开战,把两族进山的人杀得全军覆灭,而起因就是因为农奴而起。
“或许是由于黑石氏波青的那句话,让他内疚自责吧,所以他今日来攻山灭城了,杀到黑石氏从此再无人敢称尊。”回答的人怅然,敬仰说道。
说实话,这种事太过匪夷所思,别说他这个亲历者都有些难以置信,就连旁人听完解释后也都是一脸诧异和不信,这个世上怎么可能有人为了几个素不相识的农奴就真的灭了一国,只要是人就都是有私心的,财、权、女人,总要占一样,见没人愿意相信自己的话,回答的男人也不愿再多解释,话不投机半句多,可看着山巅废墟山的那道不被世人所理解的孤独绝世身影,不知为什么,他内心竟生出一种酸楚与憋屈的难受。
“没有人能理解你今天为什么孤身杀上黑山城,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
在黑石城中,除了晋安举世瞩目,也有几个人让人特别注意。
“杀得好!”
“我老赵早就说过那个短命相胎神怎么可能是晋安道长你的对手!”
马帮茶商里的赵金川风风火火冲上街头,宣扬晋安曾经救过他们的事迹,这样的善人怎么可能是大魔头。
而另外几伙引人注目的则是那些来自古波斯帝国的商人们,这些人已经彻底癫狂,疯狂,集体呼啦啦啦的朝着山巅方向狂热跪拜。
连自在宗佛祖显圣都战胜不了晋安,他们打心里已经把晋安认作自己信仰的牧羊人,晋安在他们眼里就是牧羊人显圣,能不信仰疯狂吗。
要不是不久前的大战,令山巅还有余威气息未消散光,这些古波斯帝国商人们已经恨不得冲上山巅朝拜起晋安了。
不管如何,这一场大战的风波,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平息,随着这些外地商人离开黑石城,在今后的半年里,有关于晋安的史诗传说要传唱遍高原每一座雪山,然后再传进康定国、西域沙漠、南蛮部落、更遥远的草原、古波斯帝国……
……
黑石城山腰位置的一处普通民宅。
这里暂住着一对主仆。
这对主仆站在四方屋顶上,全程观看山上的战斗,身体硬朗的老仆人站在一名唇红齿白的仗剑儒生身后,口中不停啧啧赞叹,不吝各种赞美之词。
“公子,你看到了吗?晋安道长真是神了,第二境界挑战第三境界,主要是还真的挑战成功,这真是千年未有之变局,就如这断天绝地四象局一样,都是千年未有的变数!”
奇伯一声感慨长叹:“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第二境界就可以斩杀第三境界的陆地神仙,老奴更加好奇晋安道长真的打破枷锁,跨入第三境界的那一日,会是何等惊世骇俗,惊天动地了?又会诞生出怎样天地异象,搅动出怎样一番风云巨变?”
倚云公子一动不动,依旧保持仗剑姿势,眸子凝望着山巅上那道伤痕累累,让人有些心疼,一个人独坐在废墟上的孤独身影,久久凝望,凝望。
奇伯站在倚云公子身后,见自家公子一直没有开口说话,他又跟着拍了记自家公子的马屁:“不过要老奴我说,晋安道长的本事再怎么厉害,都跳不出公子您的五指山。晋安道长这个世上也只有像公子您这样的聪慧灵秀,往上数一千年再往下数一千年的才情绝唱的人,才能把晋安道长压得死死的。”
“晋安道长的胆魄的确惊如天人,居然只身一人就杀上黑石氏和自在宗的老巢,但老奴早也就看出来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晋安道长这辈子只怕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公子您,要不然老奴怎么会说晋安道长始终跳不出公子您的五指山呢。”
“对了,公子您是怎么猜到晋安道长真的会来黑山城的?”奇伯好奇看着自家公子的背影。
倚云公子这位神秀内蕴的奇妙女子,依旧望着山巅方向,许久,她才声线平淡的开口:“那些农奴当着他的面自杀,永远是他的心结,他和陈道长一样,都是嫉恶如仇,看不得世间疾苦,都想要救人又想要救人心。”
她的声音空灵,清脆,悦耳动听,没有情感波动,似乎忘记一个人真的只需要一个放下,放下了就是放下了。
奇伯深表赞同的击掌:“原来公子您也看出来了,晋安道长的身影越来越像陈道长了,跟他们相处久了,越发现他们就像是一个人。”
“不过公子您也和晋安道长、陈道长一样,都是看不得世间疾苦,想要拯救那些喊您一声拉姆的苦命农奴,所以才会来到黑山城。”
看着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公子背影,奇伯又怎能不了解自家这位公子的性格,他在心中轻叹口气:“公子啊公子,您既然早已经知道晋安道长会来黑山城,而您又出现在黑山城,不也是因为担心晋安道长的安危吗。可您来都来了,为什么就是不肯出面见一面晋安道长。您当日在小昆仑虚突然不辞而别,就不想知道晋安道长后来有没有找过您,心里是否惦记过您吗?”
奇伯这位老仆人,为了解开自家公子的心结,他接下来又说道:“公子,您说晋安道长一直坐在那不离开,他是不是在等什么?或是在等心里最记挂的那个人出面见他一面?所以特地击杀一名第三境界强者,引起举世瞩目,好让对方知道他在这里等候着?”
奇伯这也真是煞费苦心了,为了替主子分忧,一个劲替晋安辩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晋安的仆人,倚云公子才是外人。
倚云公子这回终于回头了,她的额头莹白,侧颜英气,她看了眼奇伯:“奇伯,他今日为那些苦命农奴不惜身陷绝境的杀入黑石氏,我们不该用一些非议降低了他的人格,这样反倒显得我们是小人,心胸狭小。”
奇伯低头:“公子训得是,是老奴关心易乱了。”
倚云公子重新转回头,无暇的脸颊上,升起抹凝重,继续说道:“他要等的不是我们,而是接下来几天赶来支援黑山城的黑石氏下辖其他部族。”
“光是杀死黑石氏所有高层和自在宗僧人还不够,黑石氏管辖的各大部族还能再凑出数十万人马,当得知黑石氏都城受到攻击,黑石氏分散在各地的族人会调动各路人马支援黑山城,这些部落能够调动数十万人马。不击退接下来的数十万人马攻城,守住黑山城,他今日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倒下一波黑石氏贵族地主,又会马上有一波新的贵族地主崛起,这样的人是永远杀不尽的,只要有这些心贵族新地主在,那些农奴就永无翻身之日,他们的子孙后代依旧要被大地主们当狗骑。”
“除非他一个人抵挡下千军万马攻城,一人屠光黑石氏境内所有人,踩着累累万骨,成为人人唾弃的血腥屠夫,让高原各部族都臣服于他。”
倚云公子看似年轻,可她的确才情聪慧,目光看到的远比常人更远。
“这……”奇伯也被这话给吓到了。
屠光一国的人,成为人人唾骂的屠夫,这真的是晋安道长真心想看到的结局吗?
他本想救人,最后反倒自己成了杀戮最多的那个屠夫,屠龙者最终成为恶龙,让自己成为一开始最厌恶的人。
那么这到底是救人还是屠族?
天使與惡魔
奇伯抬头看了眼孜然一人守在山巅,心有不忍:“公子,晋安道长太孤独了,什么事都只能自己一个人扛下来。”
“老奴看得出来…晋安道长并不喜欢杀人,并不想成为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人。”
“走吧。”倚云公子转身离去,朝城外走去。
啊?
这?
奇伯赶忙追上离去的身影,边追边问:“公子,公子,等等老奴我…今日好不容易再次遇见晋安道长,我们不去与晋安道长道个别再离开吗?”
倚云公子头也不回:“他有他的事,我们也有我们的事。”
奇伯算是看出来了,公子还是不肯原谅晋安道长,到现在都一直是称呼“他”。
“公子那我们接下来去哪?”奇伯牵着牛马追上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