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朕就是亡國之君 txt-第四百七十二章 大明的地理大發現,自漂流鴨始熱推


朕就是亡國之君
小說推薦朕就是亡國之君朕就是亡国之君
“你把大明海部分的沧溟流搞清楚,具体流向何方。”朱祁钰交待的十分明确。
在彭遂眼中,沧溟流支流至渤海湾打了个卷,南下而去,具体流向了何方,彭遂并不清楚。
沧溟流经过了两次的分流,第一次是在琉球群岛的国头北山府分流,一部分流向了太平洋,支流流向了济州岛。
在济州岛,支流再次分流,一条支流穿过了朝鲜海峡,流入了鲸海。而另外一部分流入了大明海,渤海湾。
朱祁钰只是彭遂搞清楚大明海域内的洋流。
把大明海的洋流搞清楚之后,会加速大明海域内商贸的循环。
“那国头北山府向东而去,流入东洋的沧溟流呢?”彭遂知道陛下说的是什么,但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东洋就是倭国、琉球、鸡笼、吕宋以东的大洋洋面。
毫无疑问,在国头北山府分流向东的沧溟流,才是最大的那一支。
那代表了未知。
朱祁钰犹豫了下问道:“你想去吗?”
朱祁钰当然知道那条沧溟流流向了何处。
暴君 的 藥 引
那条沧溟流会通往北美洲,在北美洲再次分流,向上变成加利福尼亚暖流到阿留申群岛,向下变成加利福尼亚寒流,从赤道以北再次回流到吕宋、鸡笼、琉球等地。
这条环流叫做北太平洋环流。
彭遂点头说道:“想。”
这条暖流一路上,都是无人区,没有淡水,没有食物,没有补给,是远洋航线,而不是近海航线。
想要打通这个航路,岂止是难字了得?
朱祁钰犹豫了片刻说道:“暂时先搞明白大明海的沧溟流吧。”
大明海的洋流是眼前迫切的需要。
只要搞明白了大明海的洋流、季风,就可以加速万里海塘的贸易,这是家门口的洋流,可以十分有效的节省航行的时间,促进商贸往来。
让南海诸国的原材料进入大明,然后生产再加工后,送入朝鲜、倭国、琉球、吕宋、婆罗洲、爪哇、占城、交趾等地。
丘濬提到了三重羁縻政策。
第一层是军事羁縻,类似于缅甸宣慰司、老挝宣慰司、大古剌宣慰司、底马撒宣慰司等,第二层是政治羁縻,类似于琉球国王、朝鲜国王、瓦剌、鞑靼、兀良哈诸王。
第三层则是经济羁縻,这也是最繁琐的部分,如果能够加速货物的流动,无疑有利于大明朝对外的经济羁縻。
朱祁钰看着彭遂失望的表情说道:“朕有个想法。”
大明皇帝朱祁钰,总是有很多奇思妙想,大明朝臣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朱祁钰笑着说道:“我们可以制作几十万只的木头鸭,从你说的分流点抛洒,若是大洋真的有海中河流,他们必然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这些木头鸭,就会回到琉球。”
在二十世纪,有一艘大船载满了两万八千只黄鸭子玩具,这些玩具在阿留申群岛以南洋面遭遇了风暴,随后沉没。
这两万八千鸭子却浮了上来,开始了他们的奇幻漂流之旅。
无数海洋爱好者,专门组成了爱玩具鸭组织,探寻洋流的秘密,这些鸭子的流动,代表了大洋的血脉。
这些鸭子在阿留申群岛以东开始环球航行,顺着阿拉加斯暖流,过白领海峡,入北冰洋,进入了大西洋暖流。
而另外一部分的鸭子,则乘坐加利福尼亚暖流,在北赤道暖流至鸡笼岛,飘到了琉球。
一部分的鸭子,在太平洋赤道逆流开始了打转,最后飘入了西风漂流和南极环流之中。
朱祁钰这次直接抛洒了几十万只鸭子,就是类似于浮标的作用。
只要从琉球释放的鸭子能够飘回琉球,朱祁钰就让彭遂带着人去环太平洋考察,看看这天下究竟有多大。
大明的地理大发现,由漂流鸭开始。
现在就去,实在是太仓促了,但是朱祁钰可没说要放弃。
彭遂眼前一亮,这个法子好,如果这些鸭子从琉球释放,然后又能飘回来,他就可以说服人,跟着他一起去冒险了。
“这是李宾言从松江市舶司来的奏疏,他们发现了一个鸡笼岛,这个岛大约有三分之一个浙江大小。”朱祁钰将李宾言的奏疏递给了彭遂。
不是朱祁钰不想地理大发现,而是大明连家门口的鸡笼岛,都没有展开测绘,就急吼吼的跑去发现美洲,这就有点主次不分了。
鸡笼岛(TW),纵八百里,横三百里,面积大约有0.3个浙江,四面环海,正中有一条鸡笼山脉。
迎风坡和背风坡有大量的土地,岛上大约有三分之一是耕地面积,年降水量大约等同于广州等地,土地肥沃,岛上有黎民不足三万人,而且还是三国时,逃避兵荒马乱渡海过去的汉民。
李宾言在奏疏中用了一句话描述土地肥沃:鸡笼近山沃衍宜稻,一年耕有五年之食。
一年耕种的产量够五年吃的了。
但是根据李宾言最保守的估计,鸡笼岛上,最少有5000万亩耕地,也就是五十万顷。
这些地是一年三熟之地,而且背风坡的开发难度较低,水系发达。
大明最尊贵的襄王殿下,账面上有四万顷田免税,在大明一体纳粮的推动下,襄王府账面上的田亩立刻萎靡,挂靠在襄王府的田亩,离开了襄王府的账目,襄王实际控制田亩也就一万余顷。
在李宾言最保守的估计中,鸡笼岛的耕地大约等同于五十个襄王府。
大明从洪武年间到崇祯年间,一共册封了六十六位亲王,把亲王都扔到岛上,也是绰绰有余了。
这是家门口的地理大发现。
这是自从度数旁通以来,通过经纬度绘测得到的结果。
在大明的尺度下,每一经度的距离=222×cosθ(里)。θ就是维度。
好人兀鲁伯对于球面几何和正弦余弦的贡献是巨大的,大明的度数旁通的绘测方式,给大明带来了许多的变化。
过去认知上的错误随着《寰宇通志》的不断修撰,逐渐被修正。
比如河套比原来印象中的要大的多,北直隶比南直隶要小很多很多,辽东都司的范围比想象的更广,保定府在京师以南,河间府在顺德府以北等等。
这些都是度数旁通之后,用数字去说话带来的结果。
现在李宾言毫无疑问走在了度数旁通的前沿,他用较为保守的估计,估算了鸡笼岛上大概的耕地面积。
最少等于五十个襄王府肥沃之地。
现在问题来到了大明朝廷,这地种不种?
“好了,先去搞清楚大明朝的洋流吧。”朱祁钰站起身来,笑着说道。
彭遂站起身来,俯首告退,他是极为兴奋的,他一个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舟师,被陛下召见了。
舟师也是贱业,风里来雨里去,整日里盯着一堆奇淫巧技,舍本逐末,乃是卑贱之人。
但是陛下的召见,让他看到了陛下对舟师这个行业,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贱,他说想要冒险,陛下不同意,是为了他们的安全考虑,而且给出了一个漂流鸭的折中方案。
成敬,是郕王府旧太监的一员,本身是一名进士,因为汉王府的事遭了难,现在是司礼监的秉笔太监、三经厂提督条件,仅次于兴安之下,还在讲武堂提督内臣李永昌之上。
他看到彭遂出来之后,叫住了彭遂。
“见过大珰。”彭遂赶忙见礼,这宦官他不认识,但是穿大红、胸前秀锦蟒补,显然是宫里的大珰。
成敬笑着说道:“你莫要紧张,咱家叫住你,是有好事。”
“陛下赐你头功牌,这是头功牌,铜券,写有为何赐牌,这是檀盒,头功牌、奇功牌均不轻授,可要小心保管。”
“这是彩表五丈,这可是赐各国朝贡使臣的贡物。”
“这是五十枚银币。”
成敬是来赐头功牌的,头功牌可不仅仅是一枚普通的牌子,还带着一个铜券上面刻字,写明功勋,都放在檀木盒中。
除此之外,还有彩表、头功牌自带的五十枚银币,这是物质奖励。
头功牌这东西,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就是奖励功勋。
但是它有一个大明人人都知道的作用,那就是拿到功赏牌,就得到了陛下的认可。
比如那个人在撒马尔罕的王复,就是因为头功牌活了下来。
成敬有从旁边的小宦官手中拿过来一摞书说道:“这是三经厂最近印的书,有几何原本、阿基米德原理、九章算法比类大全、回回历法、管子集校、邸报财经事务汇编。”
“这是最新的预防与卫生简易方,这个,切记,不可不读。”
成敬给了彭遂一大摞的书,这就不是陛下的赏赐了,是三经厂的决定,每一名受赏头功牌的人,都会得到三经厂的馈赠。
比如在琉球抗击倭寇的陈福寅,比如大名最危险的三人组,比如李宾言、李贤等人。
成敬又拿来两摞书说道:“你再等下,这两本是遐观集、华夷胜览这两本是医术,永乐年间的南下西洋随行医倌所著。瀛涯胜览、星槎胜览、西洋番国志,这三本是风俗地志。”成敬又拿过来一摞书说道。
“这是三宝太监当年写下的《自宝船厂开船从龙江关出水直抵外国诸番图》,这里面有一百零九副针路图,想来,这些会对你有所帮助。”
这两摞的书,就是成敬在景泰年间,默默做的事,但凡陛下赏赐了头功牌,他就会送出一份大礼包出去。
“谢过大珰。”彭遂赶忙接过了两摞书。
“诶,都是为陛下做事,好了,忙去吧。”成敬却不是很在意,满是笑意的目送彭遂离开。
获得头功牌就意味着获得了陛下的认可,这种认可,就是有什么好事,都会获得一种位序上的优先。
比如李宾言在挑选官邸的时候,就选了个风水最好的官邸。
这是潜规则。
朱祁钰一直在处理这李宾言的文章,然后起身准备参加盐铁会议。
盐铁会议一直在进行,每一月一次,从景泰元年起,从未间断,即便是朱祁钰不在京师的时候,朱瞻墡也主持了盐铁会议。
朱祁钰拿着厚重的会议记录本,来到了盐铁会议的财经事务专题会议室内。
文安侯于谦、宁阳侯陈懋、武清侯石亨也要参加,虽然陈懋和石亨很少会说什么,但是于谦作为少保,还是要积极参加会议的。
朱祁钰还没走到盐铁会议室,就听到了激烈的争论声,讨论的自然是鸡笼岛的问题。
兴安咳嗽了一声,大声的说道:“陛下到。”
会议室内立刻安静了下来,众人见礼。
朱祁钰放下了手中的会议记录本笑着说道:“免礼,坐。”
在会议室内放着一个堪舆图,自然是李宾言让舟师们测量经纬度之后,画出的轮廓。
这张图上标注了经纬度,李宾言的奏疏也被王文誊抄了几份,放在桌上。
“陛下,隶属于澎湖巡检司的鸡笼岛,居然五十万顷田啊!”金濂探着身子说道:“一年三熟。亩产五石,陛下,造船吧!”
按照大明朝对富户的标准是八顷,大明共有一万四千户富户。
按照大明对小农的标准,十亩地为准,正好可以养活一户人家。
现在,有五千万亩未开垦之地,而且这个岛上不过三万久不闻王化的汉民。
“哪怕日后被富农、势要、商贾、缙绅所兼并了,那也是肉烂在了锅里,那也是百年以后的事儿了,陛下!”金濂的眼睛通红的说道。
金濂深知大明人地矛盾的尖锐,大明建国八十余年,人口在飞速的恢复,人地矛盾越来越突兀。
比如太仆寺卿夏衡就提到过大明马政的问题,人口恢复,挤占了原来放牧的田地,大明的耕地已经尽显颓势,有不堪重负的趋势。
河套的土地并不贫瘠,但是只能一年一熟到两熟,那么鸡笼岛则完全不是如此。
朱祁钰点头说道:“要得。”
群臣重重的松了口气,那可是五十万顷地!
朱祁钰满是玩味儿的看着议论纷纷的群臣,他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