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小閣老 起點-第六十一章 沒有人比我更懂建牆看書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赵昊穿着新式海警夏常服,戴着白色的平顶大檐帽,帽墙上饰以一周金丝帽带,帽檐上也绣着金穗子。帽徽则从一个单纯的金锚,变成了更复杂的金锚在中央,日月在上,七星环绕的形式。
麻棉混纺的淡蓝色上衣的大翻领上,左右各嵌着一个金锚,此外便别无装饰了。下身是熨烫笔挺的深蓝色长裤,脚踏黑皮靴。他还特意戴了白手套,持金灿灿的总警监权杖,腰间牛皮腰带上,还悬着金质的短剑,着实仪式感满满。
他以海警总司令的身份,傲然立在海云关上,一边是巍峨的崇山峻岭,一边是碧波荡漾的大明南海。
三月的中南半岛温暖湿润,山间云雾缭绕,漫山遍野绿意盎然,七彩绚烂的山花点缀其间。海面上随着云卷云舒也变换着迷人的光影,真如人境仙境一般!
这壮美的景观便匍匐在他的脚下!
但在赵昊和他的参谋们眼中,这里却是另一番意味——
海云岭从西到东长不到五十公里,恰好是后世安南版图最窄处,是其最致命的命门所在!而且是裸露在外,让人忍不住下手的那种。
爱妃你又出墙
~~
已经年近九旬的赵立本老人,去年在三亚市过的冬,此番赵昊前来海云关,他也执意跟来参观。
当然他是被人用滑竿抬上山的,所以这会儿精力充沛,腿脚利索,游兴甚浓,正在海云关到处参观。
只见这座关城用巨型山石砌成,坚固异常,关前匾额刻着‘海云关’三个大字,后门则刻着‘天下第一雄关’六个大字,自然都是汉字。
早安,顧太太 小說
“安南猴子还真是不知羞,就这破岗楼子也敢叫天下第一雄关?宁配吗?配几把。”老爷子满脸不屑。
一旁扶着他的是提前退休,回家侍奉老爹的赵守业,闻言苦笑道:“爹,留点口德吧,跟一群夜郎自大的东西置气你就输了。”
“我看着就来气!一群不要脸的臭猴子!”赵立本狠狠啐一口,举起手杖指着北面的安南境内道:“把他们全都突突了才好!”
“现在那是大明安南都统使司了,天朝的领土了。”赵守业笑着提醒道。
“哼,有个屁用!那群猴子叛降反复无常,一有机会就扯旗造反。现在之所以内附,不过是因为内战分裂,怕天兵趁机南下的权宜之计罢了。”赵立本对安南十分反感,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就是从他祖宗手里丢掉的。
虽然‘大送’不是送出去这一点国土,但好歹别处都重归了天朝。唯独安南,永乐大帝收回以后,却又让万古罪人朱瞻基给放弃了。虽然现在迫于无奈,重新内附,但那只是名义上的归属,人家关起门来称孤道寡,根本没把天朝皇帝当回事儿。
怎能不让人意难平?
“爷爷,你看我们在这里建一道隔离墙好不好哇?”赵昊从城楼走下来,朗声对赵立本道。
“隔离墙?”赵立本一愣。
“对。”赵昊笑着比划道:“我刚才粗略看了看,工程量不算太大。海云峰山势险峻,只有这一条通道勉强可以通行。所以只消在这海云关的位置,筑起一道与周边山体一样高的隔离墙,就能让安南人望而兴叹了。”
“好家伙,那得话多少钱啊?”赵守业倒吸口冷气,他虽然不干审计了,职业病一时还改不了。
“大概二十米高,底十米宽,五千米长,也就是修两个水坝的工料,花不了多少钱。”赵昊一副没有人比我更懂建墙的表情,信心满满的笑道:“再说这个钱占城掏了,用不着我们破费。”
“是的!”占城王婆阿从赵昊身后探出头来,满脸堆笑道:“这是给我们建安全墙,哪能再让集团破费?”
十五年前远航舰队刚抵达占城时,婆阿还一句汉语都听不懂,现在都能用南京官话流利的拍马屁了。
当然他主动承担费用,也不只是为了拍马屁。实在是占城太需要这堵墙了。
过去几百年的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信了婆罗门的占人就是打不过安南人。这次虽然在天朝海警的支援下,将南侵的安南人撵了回去,但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夜叉都市
算上之前的防御阶段,这场光复战争打了整整十五年,战死了整整十万占人。
这么高的伤亡也是没办法的。除了占人底子太差,怎么训练都成不了合格的战士外。恶劣的天气、让人绝望的雨林和复杂的山地地形,也大大削弱了他们武器上的优势。
根本没法排队枪毙不说,火炮也无法进入雨林,就连火枪的射程优势也没了意义。经验丰富的安南士兵隐藏在美军快乐林中,待占军士兵逼近了再开枪效果也是一样的。很多时候,甚至用回弓弩标枪砍刀更好使……
战争进行到现在,占人牺牲了整整一代男性,男女比例已经达到恐怖的三七开了。要是再打下去,非要灭种不可。
所以占人根本没有打过海云关,继续北伐的念头,只想关起门来过上安生日子。
因此一听赵昊提起要建墙,婆阿登时就来了精神。担心大老板只是随口说说,万一这事儿黄了就麻烦了,婆阿还主动提出由占城买单,可比墨西哥总统上道多了。
茅山 遺孤
赵昊怎么可能只是随便说说呢。在海云岭上建墙,将南北越拦腰截断,可是在他的遗愿清单中,排得很靠前的。
安南因为受地形和北方某大国的限制,只能不断向南发展,最终会形成一个长长的哑铃状的国土。其人口和经济,集中在北面的红河平原和南面的湄公河三角洲。两地之间两千多里的距离,仅以长山山脉脚下的狭长地带一线相连。
横亘而出的海云岭,就像一道天然的墙壁,将安南国土从中间一切两段。南来北往的商旅军队只能翻越崇山峻岭,由海云关下通行,这也使其南北几乎没有联系,连人种都不同。
如果能连这一丝微弱的联系都彻底切断,使其南北永远天各一方,两部分定然会彻底成为两个国家的!
这样可以极大的促进地区和平,各种好处无须赘述,总之就是一个字——建墙!
而且海云关南侧山脚下便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岘港。它背靠五行山,西北和东北分别以海云岭、山茶半岛为屏障,是一个港阔水深的优良避风港。
占城水警局已经设立了岘港派出所,并会新设第二分舰队驻扎于此处。这支由两艘驱逐舰,四艘护卫舰,十二艘飞鱼式桨帆船组成的强大分舰队,配合岘港派出所的快艇大队,将筑起一道海上长城,彻底隔断南北之间的联系。
~~
“乖孙,你这手有点狠啊。往后占城和安南就老死不相往来了?”待那占城王婆阿下去后,赵立本对赵昊道:“这是多大仇多大恨啊?”
“这是对白眼狼穿越时空的仇恨!”赵昊眺望着北方,若是万里无云的天气,据说站在这里还能看到顺化城——那里是阮潢的老巢,未来安南的三朝国都,还煞有介事建了皇宫和太和殿。
但有自己在,想也别想了。
赵立本自然无从知晓,赵昊那份来自四百年后的痛恨,还以为他也是跟自己一样,替祖宗遗憾呢。
“唉,你这孩子。”他不禁摇头叹息道:“劳师动众费这么大劲儿,光为了出口气啊?”
“当然不是了。”赵昊摇头道:“‘万古罪人朱瞻基号’已经在吕宋造船厂安排上了,等它下水之时,就是重新郡县安南的日子!”
如今安南南北朝已经对峙了整整五十年,局势又有变化。北朝的‘猴版孔明’莫敬典已经于万历八年去世,满朝只剩一群的废物。
南朝的‘猴版周瑜’却春秋正盛,进入自己最好的年纪。南朝本当在他的领导下蒸蒸日上,反守为攻,砍瓜切菜般干掉北朝的土鸡瓦狗,夺取整个红河平原的。
然而因为赵昊的介入,一切都不一样了。
虽然他没有派海警直接介入安南内战,但以江南集团空前强大的实力,不用军事手段,只靠经济手段,就能让一个国家濒临崩溃。
那便是他在隆庆年间便布置给南海集团的‘瓷器战争’计划。就是在佛山潮州大量开窑烧制外销瓷,然后向国际市场低价倾销,将安南青花瓷逐出国际市场。
因为大明的海禁政策,让安南青花瓷成为两洋瓷器贸易的主力。最近五十年,南北两朝更是全力增产青花瓷,以支付高昂的军费,购买西洋火器等。
而且离谱的是,安南全境都不产青料,需要从云南或波斯进口青花料,才能开窑烧制青花瓷。简直就是洗净了脖子等着砍头啊!
江南集团已经垄断了东西方商路,在国内更是只手遮天。所以赵昊一下令对青料实施禁运,两朝的制瓷业登时便被卡了脖子。
虽然他们能通过三宣六慰的走私渠道,获取一些青料,但不可避免的产量暴跌,成本激增!
此时南海瓷业的‘克拉克瓷’登场了!这种瓷器非但质优价廉,而且还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定制图案和形制,一经推出便深受买方欢迎。
在赵昊双管齐下的打击下,畅销两百年的安南青花瓷,市场份额立即直线下降。
不到两三年时间,便从国际贸易市场上绝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