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舊日之籙 愛下-第908章 統一戰線和破法


舊日之籙
小說推薦舊日之籙旧日之箓
看到天河道祖暂且停手,撤掉了自己对太阳系的影响之后,楚齐光心中就明白了一件事情。
‘对方的确不希望被太虚道祖查看到这边的情况。’
‘那也就是说天河道祖是反对时空杠杆的吗?’
就在楚齐光脑海中转过这个念头,一旁的太上道尊、皇极天君也惊讶于楚齐光表现出来的极速暴涨的战力时。
天河道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虽然剑光停歇,但是在场诸人突然都发现四周围激射而出的火光、阳光逐渐开始弯曲。
‘空间变化了……’皇极天君心中一跳:‘是天河道祖的罗天界。’
在诸人震惊的目光之中,便看见原本空无一物的宇宙真空之中,陡然间出现了一块块遮天蔽日的大陆、岛屿、天空、海洋……
这些原本不应该出现在宇宙中的场景不但出现了,而且还环绕在楚齐光所化的太阳上下。
如同两个无边无际的世界一般,伴随着一寸寸的合拢,便想要将楚齐光彻底包裹起来。。
太上道尊心中一震:‘天河道祖是想要将楚齐光直接装入自己的罗天界吗?’
‘他竟然开辟了如此广阔的世界……’
他扫过那些无边无际的大陆,能够洞察到无数的文明、国度生活在其中,此刻似乎也都发动了各色道术、阵法,迎接即将到来的灾害。
而看到这一幕的楚齐光迅速做出了反应。
只见他所化的庞大太阳继续膨胀,其散发的光芒亦随之越发扭曲起来。
‘质量……同样也是力量的一种。’
‘当我在太阳系的这片道区修成《煌帝枪》以后,失去了天道的压制,带来的变化远不止一些能力的增强……’
‘甚至还多出了许多原先做不到的事情。’
‘比如像现在这样,直接依靠庞大的质量来扭曲空间……’
伴随着楚齐光对空间的影响,天河道祖原本展开罗天界的动作也因此被阻滞。
扭曲、混乱的空间在双方之间不断扩散、撕扯,像是组成了一片片混沌地带,吞噬了一切光芒。
不过片刻之后,天河道祖便直接收去了罗天界,看向楚齐光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玩味。
而太上道尊和皇极天君看到这一幕,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太上道尊心中暗道:‘以天河道祖的实力,如果决心追杀的话,现在的楚齐光仍旧不会是对手。’
‘但天河道祖现在停手,就说明他还是估计太虚宫,或者说……他在顾忌师尊,因为现在他已经没有把握在师尊察觉之前,就干净利落地斩杀楚齐光了。’
‘现在的楚齐光,已经有了和天河道祖谈话的资格。’
与此同时,天河道祖和楚齐光刚刚的说话内容也在太上道尊的脑海中闪电般流转而过。
‘连天河道祖都说楚齐光是从未来过来的,这竟然是真的吗?’
‘还有时空螺旋?时空杠杆?这是天人九福的真相?师尊在借助天人九福,完成某个和时空有关的计划?’
‘既然天河道祖不想被师尊发现出手,就说明他暗地里是在反对天人九福的?’
转眼之间,种种推断已经在太上道尊脑海之中涌现了出来,让他感觉到眼前之事牵扯到的隐秘越来越多。
楚齐光看到停手的天河道祖,身形一阵收缩,逐渐从太阳的样子化为了数百米高的光之巨人。
他看向天河道祖说道:“你想阻止太虚道祖的时空杠杆?”
“时空杠杆?倒也贴切。”天河道祖淡淡道:“不过这个道术真正的名字,叫做时空螺旋。而太虚这老贼……起码也施展了超过九次以上。”
说着,他看向了一旁的太上道尊说道:“开你的罗天界,我们进去谈吧。”
……
片刻之后,四人来到了无上天的一座山峰之上。
望着山峰下放不断激荡的云海波涛,楚齐光问道:“你想杀我,莫非是为了阻止太虚道祖的计划?”
天河道祖伸手轻轻一搅,便看到下放的云海一阵旋转,如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吞吐着四周围的水汽。
只听他缓缓说道:“太虚道祖,在不断重复这一百年的历史。”
“在全宇宙收集资粮,然后传回过去。”
“每一次,他都在让自己掌握的修道资粮节节攀升。”
听到天河道祖的这番话,在场的黄极天君、太上道尊都是一脸的震撼莫名,怎么也没有想到天人九福的背后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天河道祖则继续说道:“最初我也没有能察觉到这种时空的剧烈变化,但是数次的重复之后,我还是逐渐察觉到了时空的异常。”
“而太虚这么做,的确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效率。”
说话间,只见漩涡状的云海不断高速旋转,逐渐化为了一片毁天灭地的风暴。
“但没有人能永远地扭曲整个宇宙的时空。”
“每进行一次,多出来的那部分资粮绝非没有代价。”
“他的时空螺旋,并不会导致未来的消失,而是改变了未来,导致整个宇宙在一次次的螺旋中越发失衡……”
巨大的轰鸣声中,伴随着天河道祖的手掌停止搅动,整片风暴轰然崩散。
混乱的飓风扫向四面八方,搅得眼前的天地一片动荡。
天河道祖看向了楚齐光,冷冷说道:“我表面上支持天人九福,暗中则决定不再让他持续下去了,要阻止他的时空螺旋。”
楚齐光摸了摸下巴说道:“所以你决定杀了我来阻止?不对,你莫非是决定杀了我以后,替代我,然后阻止太虚道祖?”
天河道祖说道:“你们呢?是决定继续沉沦在太虚的螺旋之中,不断重复自己所做的事情,还是打破螺旋?”
皇极天君和太上道尊的脸上都露出迟疑之色,显然今天得到的这个情报对他们来说也太过震撼,更是难辨真假,无法轻易做出决定。
但对楚齐光来说就简单多了,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他都没有兴趣。
楚齐光现在想做的,只是从天河道祖的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而要做到这一点,他决定想让对方和自己站在同一个战线里。
“你想和太虚道祖为敌的话,我可以帮你。”
楚齐光一开口就进入了状态:“我们不但要阻止他继续破坏宇宙的平衡,更是要缴获他通过破坏宇宙平衡而得到的非法资粮,然后用这资粮来重新修正整个宇宙。”
“若是天河道祖你的说法是对的,他至少重复循环了九次,那他手头上有着的……就是以天人九福为名义,收集了足足上千年的修道资粮……”
听到楚齐光的这番话,太上道尊心中狠狠跳动了一下,他的元神深处不可抑制地涌出阵阵贪欲。
皇极天君想到这里也同样露出了一丝渴望,不过下一刻她就压下了这种渴望,因为她知道太虚道祖可没那么容易对付。
在场诸人之中,唯有天河道祖面无表情,似乎完全没有被那从全宇宙收集了一千年的修道资粮所吸引,而是淡淡说道:“他手头上的资粮的确不会少,但必然被他严加看管,不是那么好得到的。”
“甚至很可能就算我们阻止了他,也得不到他收集千年的资粮……”
就在天河道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楚齐光却自信道:“我知道在哪里。”
“而且还掌握了进入的办法。”
太上道尊听到这番话眼中精光一闪,就连天河道祖也略带惊讶地看向了楚齐光:“此话当真?”
楚齐光咧嘴一笑:“我可是天人九福的总负责人,你们以为那些被全宇宙收集的知识、宝物还有各种资粮都去了哪里?”
天河道祖目光一闪,似乎有无数的想法在脑海之中一闪而逝。
他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你接下来打算如何做?”
楚齐光好不容易扛住了天河道祖的刺杀,自然是打算要在地球这边好好研究一下天演兽。
“我打算留在这里。”
天河道祖点了点头:“此地远离虚道宫,能躲开一些太虚的监视,不失为一个我们暂时联络的地方。”
“那你就暂时好好待在这里,我去找找其他道祖。”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楚齐光便待在了月球上,他和皇极天君一同研究天演兽,顺便试着打探紫府秘箓的消息,还想要搞清楚此时的地球和未来他所知道地球的关系……
而见识了楚齐光展现的奇异力量体系后,皇极天君对他的研究也无限支持。
有了更多的时间和条件后,楚齐光对天演兽也越发了解起来。
‘这个时代的天演兽,拥有更强的适应性,更快的进化速度。’
‘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皇极天君此刻尚未创造出天演兽的修炼体系,季无烦也没有来过,也就是说《紫府秘箓》还没出现在这个宇宙。’
就在楚齐光研究天演兽的时候,天河道祖也不断带着一位位的道祖,陆陆续续来到此地和他见面。
就在这样的研究、会面、探索之中,楚齐光不论是本体还是此处的恒星之体,实力都是突飞猛进。
也因为对天演兽的深入研究,以及和道祖们的交流,他对于大汉世界的一门门正法越来越有了深刻的认识。
同时,他也向道祖们打听起了季无烦的下落。
而这个过程……楚齐光还能不断重复。
Devil伟伟 小说
……
兴汉16年,3月。
转眼间,又是八年过去。
就在楚齐光在虚道宫的宇宙中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
大汉世界也同样在蓬勃发展。
而在楚齐光的带领下,神仙道的天仙道主有了新的突破,依次将几位沉睡已久的人物从那黑暗的历史中唤醒了过来,更是逐渐恢复了他们的实力、境界。
只见一片佛界的荒野之中,两道身影正来回交错。
每一次轻轻的碰撞,似乎都引发了澎湃的气浪,打得山体崩塌、大地震颤。
不过几次碰撞之后,两人就停了下来。
天仙道主松了一口气,连忙走了上去,看向这两人说道:“两位,活动就到这里吧,你们打起来的动静太大,继续下去的话,我也不好办啊……”
他看着眼前的两人,双眼之中全是紧张和忌惮。
作为唤醒对方的施术者,他才更加明白眼前的两位武神有多么恐怖。
其中一位满头赤发,名为赤魃。他是出现在天师教神话之中,玄元道尊座下的护法武神,千年来不知道出现在多少故事之中,更是无数信徒认定的战神、门神、天师护法……
对方本来早就应该死在千年前和大妖的激战之中,尸身也被葬在了天师教圣地内。
不过在楚齐光的帮助下,天仙道主挖走了对方的骸骨,然后在楚齐光的指导和投资下,以《不死药》配合血池技术,成功复苏了这位武神的肉身。
接着天仙道主又看向了在场另一位武神,对方身材高达三米,浑身上下充满着一丝丝原始的兽性,甚至毛发都要比常人多上数倍。
他知道这位乃是前汉时期,圣皇‘迹’的手下大将,名为荒。
对方是修行《伏妖刀》一系正法的绝世武神,也是第一代猎杀妖兽的正规军,参加了前汉的立国之战,一生斩杀了无数大妖,最后据说死于了前汉的不死之灾。
看着这两位武神,天仙道主心中暗道:‘我要是以前自己能复活这两人的话,再加上天剑子,那真是不得了了……’
赤魃看向眼前的天仙道主,淡淡道:“小辈,要不是看在你复活我们的功劳身上,我早就一剑斩了你这神仙道的邪教徒。”
另一边,名为荒的武神说道:“你说的那楚齐光在哪里?此人处心居虑地将我们复活出来,恐怕目的也不单纯吧?”
天仙道主说道:“楚总想要雇佣三位。”
荒冷笑一声:“想要我们为他卖命吗?本将生前为圣皇效力,如今虽然大汉已逝,却也不会为当今天下这些叛逆效劳。”
“看在你们复活了我的份上,我不杀你们,但你们也别来烦我了。”
天仙道主微微一笑道:“两位前辈千万不要误会,我们绝对没有任何强迫、卖命的意思。而且楚总很快就会过来了,到时候自然会向你们解释一切。”
“还要我们等他?”赤魃皱眉说道:“这小辈人在哪里?还是我们自己去找他吧。”
荒则看向了更远处一道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影,开口喝到:“喂,和尚,你什么打算?”
只见不远处的低空中,一名眉清目秀,双眼碧蓝的青年盘膝而坐,看着远处佛界天空中的‘太阳’默默不语。
天仙道主也看向了对方,刚刚两位武神虽然已经厉害万分,但他知道眼前这位和尚更是恐怖。
对方乃是梵净宗四千年前的宗主,法号觉空。
正是这位觉空,当初不但领悟宗内绝学,还博采众长参悟《星经》,然后带领梵净宗从大泰一路返回了中原,寻找其他经王。
后来觉空和当时的天剑宗宗主交手,赌斗各自手上的经王,却在交手中惺惺相惜,交流道术,互换了经王阅览。
不过双方最后却在一次交手后各自受伤,接着一同遭到了当时的朝廷围剿,觉空为了保护天剑宗宗主而死。
觉空此刻看着天空中那一轮不寻常的太阳,淡淡说道:“走吧,就一起去见见这位年轻人吧。”
看着打算离开的三人,天仙道主只觉得一阵压力山大,这三位对他来说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三人的实力也都远在他之上。
让他看管其中一位,他已经要使劲浑身解数,何况是三位要一同行动。
这一刻的天仙道主也不禁觉得楚齐光是不是太过托大,竟然要这么一口气复活这三位绝世高手,这么下去一不注意恐怕天下又要出大乱子了。
天仙道主连忙想要阻拦,却被觉空看了一眼,只一眼便失去了所有反抗之力,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有一道虹光划破长空,直接飞来天仙道主所在的方向。
接着虹光一分为三,各自落在了赤魃、荒和觉空的面前。
三人各自看去,只见落下来的竟然是三本不同的书册。
“楚齐光破尽《正一剑经》……”
赤魃看向书上的内容,心中冷笑,他只感觉到这字迹之中蕴含了一种无比的狂妄。
但接下来,伴随着书上的内容不断映入他的眼中,他却渐渐沉默了下来。
赤魃一脸震惊地看着书册上的内容:“怎么可能?《正一剑经》、《周天星斗剑》、《太玄剑经》、《剑亟玄元》还有《开天辟地剑》……都被一一破解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反应了过来,看向了身旁的荒。
只见荒双目赤红地看着书册里的内容,浑身气血激荡,似乎受到了严重的刺激。
赤魃瞥眼看去,能看到上面写着:尽破《无赦心斩》……尽破《惊惶十二大限》……尽破《天刀》……尽破《天地魔念无形心刀》……
赤魃看向了觉空的方向,光是看到对方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也明白对方恐怕正在和他经历相似的事情。
觉空一脸惊叹地看着书册上的内容:“连《摩诃十乘止观》和《法归根本经》都被破了,此人到底是佛是神?”
荒却是将手中书册撕了个粉碎,冷哼一声道:“荒谬,不过是一片纸上谈兵的臆想罢了,是胜是负终究要打过才知道……”
就在他打算亲自寻找楚齐光,挑战对方一趟的时候,只见眼前被他撕碎的书册倏然间重新聚合,并且上面的字迹迅速变化。
赤魃手中书册亦是如此,同时还能听到这书册中竟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声,那是楚齐光的声音。
“知道你们不服气,肯定还会修正自身的武功道术,创出反制之道。”
“不过也要四年、五年、七年了,我没那么多时间等你们。”
“这是你们能创出来的武功、道术还有神通。”
“还有这些武功、道术和神通的破法。”
一旁的荒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书册,只觉得前半部分创出的武功、神通乃至其中蕴含的蜕变,全都无比和他心意,简直就真的像是他未来所创一样。
但书的后半部分,却又将这些武功、神通破了个干干净净。
“楚齐光……楚齐光……”他转过头看向了同样震怖的赤魃和觉空,惊骇道:“此人到底是什么境界?竟然能连破三脉正法?”
觉空看着书册最后一页上的话,喃喃念道:“破尽天下诸法,遥看此界沧桑,天地广大,却已无一敌手,寂寞啊……寂寞……”
“今日邀请三位一聚,只为一同遨游天外,败尽仙神,了悟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