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第0597章 實地模擬閲讀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赵爷倒是神态平静,听着乔爷的辩解,看不出有多明显的反应,仿佛就是例行公事一般听报告。
至于他心里怎么琢磨,这却是谁都摸不准的事。
哪怕是乔爷,看到赵爷这般面无表情,心里也是有些发毛,这个人在一定程度上,比沧海大佬还可怕。
沧海大佬对他乔爷至少是信任的,日常当中也是和颜悦色的,可这个赵爷,他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这种人给人的感觉就难以琢磨。
斗羅之終焉斗羅 無常元帥
“我记得,这个河豚,是你的小舅子,刚安排进来没多长时间的吧?”
这是谁都能查到的事实,赵爷特意点出来,虽然没有表明什么明确的立场,但却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这个时候,赵爷特意提这个是什么意思?
怀疑乔爷假公济私?还是怀疑乔爷安排小舅子执勤,有什么图谋?对沧海大佬不利?
波爷闻弦歌知雅意,顿时有所察觉,隐隐判断出赵爷的一些风向苗头,莫非是真的不待见乔爷,打算在安排执勤上做一些文章?
这无疑是波爷最期待的。
惟其如此,这滩水才能搅浑,他波爷才能从中自辩,至少不至于把一口黑锅全扛下。
“赵爷,恕我直言,这个执勤表的安排,明显就透着猫腻。这么平庸的一支队伍,以前大多时候都只能在外围执勤,为什么今天就这么巧安排在最后一道防线?为什么偏偏今晚就出事了?为什么沧海大佬出事,偏偏其他人都不知道,就他一个新人隔着一堵墙居然听到了动静?而且进去之后,还在里头逗留了那么长时间才叫其他人?如果说这是巧合,这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趁热打铁,哪怕这些观点,波爷之前已经有过类似的表达,但他还是不介意再强调一遍。
总而言之,他必须要让赵爷看明白这些巧合背后透露出的蹊跷,更要在其他人脑海中留下这些蹊跷的印象,让大家产生怀疑,产生联想,而不是让节奏都被乔爷给带去。
都以为是他波爷手下人送来那只瓶子的问题。
赵爷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深邃平静的目光锁定在江跃身上。
江跃肃然,知道眼前这个人不好糊弄,当下也打起十二分精神来,面色凝重,表现出一副特别紧张,随时等待赵爷问话的样子。
赵爷好像有意观察一些什么,盯着江跃,一直不发一言,眼神充满深意,仿佛要将他看透看穿。
江跃硬着头皮,主动叫了一声赵爷,试图打破这种让人不舒服的局面。
“你把先前的情况,再说一遍,说仔细一些,尽量把所有你看到的,听到的的细节都包括在内。”
“好。”
江跃早已经说过好几遍,腹稿已经非常成熟,再陈述一遍,除了情绪上故意制造出来的一些慌张外,自然是说得明明白白。
赵爷听完之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这个事,也别怪阿波提出那么多疑点,他提到的那些巧合,也许真的是巧合,但这些巧合,也的确容易引人深思。我有一个疑问,你是一个新人,以前也没接受过太专业的武装训练,你加入这支队伍,是靠乔爷的关系,这些日子,其实是有些拖后腿的。对吧?”
江跃脸色有点不好看,仿佛受到了羞辱一般。
“我没有接受过太专业的训练,这没错,要说最早几次拖后腿,我也承认。但我自问进步很大,完全配得上这支队伍。再给我多一点的时间,我自问可以让这支队伍也成为精英,成为王牌队伍。”
江跃故作激愤,口气也自然不小。
他故意这般,倒不是为河豚辩解,而是在自保。
他也感觉到,这位赵爷多少是有点想借机搞乔爷的意思,而他作为乔爷的“小舅子”自然是首当其冲。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必须自保,才好脱身。
要自保,就绝不能让赵爷把波爷说的那些疑点坐实。
赵爷听他这般慷慨陈词,微笑道:“乔爷,你这个小舅子有点意思嘛!不错,这种激情和自信,很值得欣赏。不过,在此之前,今晚的事必须一件一件理清楚。你说是么?”
乔爷也不回避:“我赞同赵爷的意见,所有问题都必须搞清楚。大是大非面前,谁都得自证清白,谁也不能徇私舞弊,该是谁的责任,谁都别想逃避干系。”
赵爷平静点头:“不错。”
“现在我们验证第一个疑点,河豚说,他听到了沧海大佬在屋子里的动静,而其他人,都没听到,对吧?”
江跃点头:“是的。”
猎鹰老大等人也跟着点头,他们不敢在赵爷面前有任何隐瞒,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尊重事实。
“那么,河豚能听到其他人听不到的,这证明他的听力比一般人强,这么说你们都认可吧?”赵爷淡淡道。
波爷眼睛一亮:“对,必须得证明这一点,如果连这一点都证明不了,那就证明他在撒谎,他压根没听到屋子里的动静,完全是他杜撰出来的,为的就是进入沧海大佬的屋子,不利于沧海大佬。”
乔爷脸色难看,他自然没想到,赵爷竟然先把文章做在这个细节上,还真是他疏忽的地方。
他原本以为,即便要追究,那也得是先追究波爷,追究那只瓶子的问题,必须今晚沧海大佬先召见了波爷,最后一个见的人也是波爷,那几个贴身保镖出门的时候,也确实是在观赏那只瓶子,而且看那只瓶子时,还受到了一定伤害。
这些都是贴身保镖的亲口供词。
这些明显的问题,赵爷为什么都回避掉,而是先追究那么一个小细节?
这是乔爷接受不的。
“赵爷,这如果是个疑点,我也支持要弄清楚。但是我还是得提出一些看法。今晚发生的事,有一条时间线,如果要找疑点,至少得按这条时间线来调查吧?今晚沧海大佬回到屋子里,只见了一个人,那就是波爷。波爷走后,沧海大佬一直在观察那只瓶子,而且观察过程中还遭遇了伤害,这都是几位贴身保镖亲眼看到的事实。”
赵爷淡淡道:“阿波的问题,都是非常明确,摆在台面上的事,证明瓶子是否有问题,不是我的能力范围内可以搞定的事。必须等总裁和其他五星级大佬到来,才能搞明白。所以,现在查证阿波的问题,为时过早。”
“而且,正如乔爷你说的,这些如果都是巧合,那么这些边边角角的小问题,咱先把每一个疑点都一一排除了,自然而然重要线索也就浮现出来了。先从这个疑点作为切入口,其实是还河豚的清白,把不清楚不明白的东西搞清楚搞明白。”
不得不说,赵爷的逻辑严密性,真是让人无懈可击。
明明是一个很不合理的举动,被他这么一解释,显得十分合理。
便是乔爷,一时间都不知道如何驳斥。
江跃却忽然道:“赵爷说得也有道理,我自问清白,所以我愿意证明这一点。当时的的确确我是听到动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猎鹰老大他们没听到。或许我的听力就是比他们好,我这些日子一直觉得自己听力好像变好了。我听赵爷的,您打算让我怎么证明?”
他这积极主动的态度,不但让波爷吃惊,便是赵爷都感到有些意外。
赵爷微笑道:“测试这个很简单,咱们就在原地进行一次模拟即可。”
原地模拟,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位置,江跃他们几个人在外头,赵爷和波爷在走廊上监督,赵爷让一名亲信手下在屋子里制造一些动静。
通过这种原地模拟的方式,看看他是否真的能听到其他人听不到的动静。
当然,为了公平起见,赵爷的亲信在屋子里制造动静的时候,乔爷这边可以安排人在里头见证。
很快,一切准备就绪。
江跃和其他三名队友,在走廊中模拟早先巡逻执勤的样子,在走廊中来回走动。
江跃面色肃然,但内心却暗暗觉得好笑。
就算这个赵爷再精明,终究不可能知道他有借视技能。
别说里头的人制造动静,便是他在里头具体做了啥,江跃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江跃很快就锁定那人的视角,那人一直在屋子里慢慢踱步,并没有急着做什么。
大约几分钟后,他才从茶几上抓起一只烟灰缸,然后整个人摇摇晃晃,一把撞在茶几上,手中的烟灰缸掉了下来,骨碌碌滚到沙发脚下。
这些动作,显然是模拟沧海大佬出事的情形,虽然不尽相同,但是大致的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就在他做这些动作的同时,江跃忽然一举手,大声道:“我听到了,应该是有人摇摇欲坠,撞到桌子,手里拿着的东西掉在地毯上……”
赵爷闻言,脸上略略露出一些惊讶之色,而其他人则是将信将疑,便连乔爷自己,都有点心里打鼓,这小子听力有这么神?
微微一笑很倾城
要知道,乔爷自己个都还没听出啥动静呢。
透视之瞳 旸谷
不多会儿,屋子里赵爷的心腹走了出来。
细节上一核对,竟真的跟江跃描述的差不多一致,时间点上也完全对得上,因为双方都同时在计时,里头搞出动静的时间,跟外头江跃说破的时间,完全吻合,没有一点出入。
这便意味着,听力这个疑点,根本不是什么疑点,而是事实。
再问猎鹰等人,自然是一脸懵逼,他们当时没听到什么,这次同样没听到任何动静。
别说是猎鹰等人,在场连乔爷和波爷都是懵圈的。
波爷眼神阴毒地闪烁着,显然这个事实对他极为不利。
这个疑点被消除,也便意味着剩下几个疑点同样有点站不住脚。
因为这个疑点是前提。
人家确确实实是听到了沧海大佬出了事才进去的。
那么所谓的对沧海大佬不利这种脏水,就很难泼到对方头上。
乔爷则是大松一口气,故意道:“赵爷,我想通过模拟,事实已经很明显了。河豚的听力,确实异于常人,他肯定是听到了沧海大佬的动静,判断沧海大佬出事,救主心切这才进屋的。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应该能看得明明白白。”
波爷却不死心:“这个测试只能证明他听力不错,却证明不了他就真的听到了动静。而且,他如果真的是担心沧海大佬,为什么进屋后耽误了那么长时间?那段时间,他在干什么?”
“阿波,你不要血口喷人,前前后后,也就一分钟不到,什么叫那么长时间?一分钟时间,你觉得能干什么?事到如今,你也别想胡乱攀扯,试图蒙混过关。一切证据都很明显,那只瓶子是谋害沧海大佬的凶手,那只瓶子,就是通过你的介绍,送到沧海大佬跟前的。我严重怀疑,你和你那几个手下,被人收买,勾结起来行刺沧海大佬!”
乔爷再也不含蓄了,图穷匕见,进攻!
波爷不甘示弱:“你这才叫反咬一口,我也怀疑,就是你指示小舅子行刺沧海大佬,趁沧海大佬睡熟的时候,偷袭沧海大佬。”
乔爷冷笑道:“你这是侮辱我,还是侮辱沧海大佬?谁不知道我对沧海大佬忠心耿耿?我要对沧海大佬不利,特意派自家小舅子上阵?你觉得我智商跟你一样低?还是觉得沧海大佬跟你一样无能,被一个无名小卒偷袭?”
“呵呵,你连一只瓶子都怀疑呢。难道你认为,一只瓶子难道比一个大活人威胁更大?”
“事到如今,你还以为那是一只普通的瓶子吗?”
“够了!”赵爷陡然厉喝一声,“都给我消停点,到底谁的责任,不是你们嘴皮子辩出来的。”
事情调查到这一步,赵爷也明显感觉到,虽然双方指责对方的东西,都有一定根据。
但从说服力来看,明显是乔爷这边更能自圆其说。
最关键的是,乔爷这边的人,明显心态更稳,更淡定。
而波爷这边,明显透着色厉内荏,故意搅浑水的节奏。
这让赵爷陷入两难当中。
这个事,非常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