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583章 新電影的宣傳片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没有,”池非迟收回视线,对一群人道,“我不怎么习惯剧本的表达方式,更倾向于以类似小说的形式写出来,再让公司的编剧去修改,但是新剧本出了问题,修改出来的剧本没有达到我理想的效果,可是编剧已经尽力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改,所以拜托优作先生帮忙看一下,结果他那边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
既然说自己在忙新剧本,那他就不会偷懒。
复刻前世看过的侦探推理剧很简单,他只需要把记忆中的剧本用电脑敲出来就行,但把前世看过的推理小说改成剧本、再拍成电影,他总觉得新剧本的改编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
他这几天确实打电话跟工藤优作商量过这件事,目前工藤优作也没有好办法。
“原来是这样啊,”柯南一听是创作方面的问题,而不是推理方面的问题,顿时就没了跃跃欲试的心,不过也想了解一下情况,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是女律师侦探的第三部吗?内容是不是改编自我们遇到的某个事件啊?”
“不,第三部的剧本早就完成了,目前已经进入拍摄期了,出问题的是第四部的剧本……”池非迟突然想坑柯南一把,转身去了沙发前坐下,打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如果是我们遇到的事件,就不用头疼了,你们可以过来看看。”
灰原哀跟过去,和柯南一左一右坐在池非迟身旁。
阿笠博士和冲矢昴也好奇跟过去,站在沙发后看着。
就连无名也跳上了桌。
池非迟从口袋里跑出一个U盘,插进电脑后,输入了一大串密码,打开了里面的文件夹。
柯南好奇看着,发现里面有不少文档、程序、录音,命名和排序杂乱无章,不过其中有‘极乐净土舞蹈脚本’、‘极乐净土服装建议’这类文件,还有一些他们很熟悉的歌曲,“这是池哥哥用来储存作品的吗?”
“只是一部分,而且整理好的在公司那里,我这里只是初稿,”池非迟说着,翻到了命名‘嫌疑人X的献身’的文件夹,输入密码打开后,忽略了一大列文档,用鼠标一直把列表滑到末尾,点了一个视频文件,又输入密码,“这是第三部的剧本,拍摄进度不到一半,不过敏也让人把重要镜头拍了,剪出了初始版的预告片,想让我看一下,从第三部开始,没有再改编我们遇到的事件,而且出现了新角色……”
“一部电影从制作到上映,还真是不容易,”阿笠博士感慨,“预告片也要经历好几个版本啊……”
“每次上映前,我至少要看五个预告片版本,正片顺利的话,只要看一遍就可以了,如果第一遍达不到我要的效果,会让公司的工作人员再重新剪辑,一遍一遍看下去,直到我觉得差不多为止,”池非迟打开了视频,又补充道,“当然,仅限于我负责的作品。”
电脑里传出视频播放中的声音,其他人也没再说话。
画面是大海上一艘刚灭了火、还在冒烟的巡逻艇,话外音的女声很正式,能听出这是女主持人的播报。
“巡逻艇爆炸之谜,持续为您报道,海巡署在海湾域勘察现场的船舶残骸后,表明船上并无放置炸弹的迹象,事发时,附近也没有其他船只靠近,所以,有很多专家判断应该是失火或是其他偶发事故……”
“是出事了吗?”
三个孩子的脑袋凑了过来。
“不……”灰原哀没有多看冒出来的三个孩子,盯着电脑屏幕道,“是电影预告片。”
異世界玩家 用等級1進行最強最快的異世界攻略
预告片中,播放了一段监控一样的画面,女声还在继续,“不过,几周前因爆炸身亡的大仓院长曾收到恐吓信,我想是否有从海边往船上射击的可能呢?”
镜头切到电视台播报画面。
女主持人说着,看向坐在旁边的中年男人。
“好厉害,就像真的在播放新闻报道一样!”元太道。
“你们小声一点啦。”柯南低声喝止,疑惑看着电脑屏幕。
既然死者生前收到威胁信,这又是在推理剧里,那就很可能不是意外。
从海边射击巡逻艇造成的爆炸事件,可能吗?
看巡逻艇燃烧后的模样,肯定是一场大爆炸才能造成的……
冲矢昴默默思索。
如果岸上有距离合适的狙击地点,巡逻艇上又被提前安置了炸弹,那么,可以让狙击手在巡逻艇抵达某个位置时,开枪引爆炸弹……
当然,海上风大,具体还得看巡逻艇和狙击点之间的距离、当天的气候和风向、狙击手的水平。
女律师侦探系列的电影他也在看,前两部都很精彩,拍摄手法很好,剪辑出色,导致悬疑感很强,有时候气氛也很紧张,但剧里又不缺一些角色的温馨互动,或者一些对社会问题的思考。
以这系列的一、二部来看,他觉得很适合成年人观看,包括但不限于推理爱好者,难道第三部有狙击手出场?
突然期待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视频里,中年男人西装革履,看起来是特邀嘉宾,分析道,“理论上应该有点困难吧,如果想射击海上的船,应该要用到军用枪炮或者大型武器……”
开挂冲矢昴默默反思。
嗯,只要条件合适,让他用狙击枪去引爆炸弹,也是可以成功的。
“这样一定会留下痕迹,而且这些武器的来源一查就知道,还有人猜测是船上安置了炸弹,或者有人攻击某处易燃易爆的船体,可是那样的话,之前的勘察就能发现了,”男嘉宾正色分析,“所以我觉得这种事不可能……”
冲矢昴:“……”
等等,巡逻艇上没炸弹?
柯南:“……”
确定不是船体某处易爆位置被动了手脚?海警勘察有仔细吗?
视频播放还在距离,一只手拿着遥控器,把电视上的新闻播报关闭。
“不可能?”
男声说着,轻声笑了笑,笑声轻松随意。
镜头中,穿白大褂的男人转头看着绿川库拉拉饰演的女律师,两人身旁的景色快速变换。
最后,男人起身,场景切到了一个大广场上,男人背对镜头,用扩音器喊了一声‘开始’。
很快,一道细小的火光飞过一排标注距离的标靶,标靶前方的铁架轰然爆炸,炙热的火光像蘑菇一样往前升腾。
“只要一发来复枪的子弹就够了。”
男人刚转身,镜头移到男人白大褂上,画面又切换成了一群警察勘察现场。
“指纹被烧毁了?”
“脸也被钝器锤烂了……”
“还真是恶劣啊……”
其中一个警察翻到了死者身上的驾照。
绿川库拉拉的声音出现:“对,我处理过跟他有关的诉讼,是跟他妻子的离婚案,我当时是他妻子的律师……”
画面切换成饰演女律师的绿川库拉拉,接着电话,神情严肃且若有所思,放下电话后,立刻起身离开办公室。
下一秒,画面切换成一栋公寓楼下,绿川库拉拉和之前一部饰演过警察的演员碰头,一愣后,往楼上走。
由于是宣传片,画面被剪辑得很紧凑。
“死者是被勒死的,凶器应该是表面螺旋状、直径一公分左右的电线?”
“类似电暖桌那种电线?”
下一秒,两人坐在一个年轻妇人对面。
年轻妇人垂眸坐着,身上有种安静祥和的美,脸上却有些迟疑和沉重,抬眼越过两人,看向对面墙壁上的日历,“工作结束之后,我带女儿去看电影了……”
画面切换成一间实验室,饰演女律师弟弟的绢川和辉坐在镜头左侧长桌子上,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看着镜头右侧忙活的白大褂男人,童声稚嫩。
“老师,我姐姐遇到了杀人事件,她觉得可疑的人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你说……一个人可以出现在两个地方吗?”
白大褂男人没有回头,“为什么不会是因为对方本来就是无辜的呢?”
“我相信她,”绢川和辉一脸坚定,“警方也觉得她很可疑,死者是她的前夫,那是个坏蛋,死亡前还打听过她搬家后的新地址……”
穿白大褂的男人依旧对着面前的设备忙活,没有吭声。
“会不会是联合杀人?我姐姐去调查时,发现她隔壁住了一个姓石神的怪大叔……”
镜头转成绢川和辉无辜随意的脸部特写,下一秒,又切成白大褂男人转身回来的脸部特写。
“石神?”
紧张气氛突然冒了出来,后面镜头切换的速度持续加快。
白大褂男人伸手在黑板上写写画画,说着一个人出现在两个地方的可能,还很神奇地出现了类似分身的幻影。
很快又是街道上,白大褂男人看着绿川库拉拉饰演的女律师。
“石神不可能杀人……”
再之后,两人身旁的场景在旋转,成了夜晚的公园。
绿川库拉拉饰演的女律师坐到长椅上,“我还是坚持我的判断。”
白大褂男人没说话,站在长椅旁,抬眼看向公园外的城市灯火。
一抹透过窗户照过来的光芒放大又缩小,白大褂男人换上了便服,和一个相貌普通的中年大叔坐在一起笑着喝酒,在天亮的街道上分别。
分别后,白大褂男人转头看了看石神的背影,目光若有所思,很快拿出手机,低头按手机键。
“当事人很困扰……调查是我们警方的工作……”
在警局遇到调查麻烦的女律师拿出手机,低头看上面的简讯,镜头拉近简讯上约见的内容后静止。
白大褂男人的声音传出,“把你的想法告诉我……”
呼啸的风声突然响起,画面中满天风雪,绿川库拉拉饰演的女律师侦探、白大褂男人、姓石神的大叔各站在一方,互相对望,大概是因为天气冷,脸上表情不凶,却十分僵硬。
随后,‘嫌疑人X的献身’的标题跳出,整体标题用上了银色金属色,显得冰冷又沉重。